斯瓦巴群島|人跡北境,來者不拒(一)

北極圈,一道因人類科學研究所劃設的假想圈線,同時也是不少旅人預征服的世界之巔。在現在科技的發展下,挑戰北極圈已不像以前是一場冒險,而是一種休閒,從動輒上百萬的北緯90度(即正北極)核子動力破冰船之旅,到北極圈邊緣的冰島探索極地,各種行程間沒有難易度上的區別,只有價格上的差異。

作為一個地理迷,對於北極圈的探索雖不到著迷,但也是心嚮往之,但更有興趣的,是在這個惡劣環境下的人類活動,比起正北極,全境在北極圈內的斯瓦巴群島(Svalbard)反倒更加吸引。不過,2015年9月的冰島之旅,那冷冽的空氣,已經讓身為熱帶島嶼子民的我有些難受,經過多方的考量下,決定選在2016年的6月底前往斯瓦巴群島,作為人生中極圈旅行的首站。

地圖中綠色的區域即為斯瓦巴群島,其緯度遠高於冰島及格陵蘭大多數區域(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壹、北極圈的代價:要窮遊也是需要一點運氣

一趟斯瓦巴群島之旅的開銷,與正北極行程相比,根本是九牛一毛,但整體而言,與目前國人最熱衷的冰島相比,仍然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首先是機票的價格,飛斯瓦巴群島的航點基本上只有奧斯陸(Oslo)與另一個極圈城市特羅姆瑟(Tromsø),航班價格會隨著出發日期與地點有著大幅波動,有可能會因為想多玩幾天而需付上兩倍的機票價格;再來就是飯店,斯瓦巴群島上可選擇的飯店並不多,且六月正是旺季,不少飯店一晚下來都是動輒5000臺幣以上,即便想省錢住最廉價的青年旅館床位,也得看運氣是否夠好,因為很有可能在出發前的幾個月內就全部售罄,這時很可能只可被迫選擇較貴的一般飯店;最後則是行程的部分,斯瓦巴群島的面積雖然將近視臺灣的兩倍大,但基於生態保護等因素,城市間並沒有公路運輸或自駕這類的選項,而海運則是班次有限,因此最佳的遊覽方式,大概還是參加當地行程,不過這樣的行程一趟也是高達1萬臺幣左右,但若打算造訪的是號稱人類最北的定居點新奧勒松(Ny-Ålesund),費用則是一般行程的兩倍以上,對背包客而言,都是令人咋舌的數字。

幾經考量後,最後決定全程下榻於斯瓦巴群島的隆雅市(Longyearbyen),並再以隆雅市為基地,參加自當地出發的行程,前往群島上的其他知名景點,用最精簡的資源,探索這個神秘的極北國度。

貳、永晝下的派對─極北之境的第一次接觸

斯瓦巴群島的主權名義上雖然屬於挪威,但在1920年所簽訂的斯瓦巴條約(Svalbard Treaty)下,挪威對斯瓦巴群島的統治權,幾乎是處處受限,最明顯之處,莫過於斯瓦巴群島的境管部分。根據斯瓦巴條約規定,挪威不得對該條約的締約國國民限制入境,因此現在的斯瓦巴群島,不僅不在申根區內,抵達後亦無所謂的入境檢查程序。

前往斯瓦巴群島意味著離開挪威本土(申根區),因此在搭機前仍要辦理離境手續
從奧斯陸飛往隆雅市的航空以北歐航空(Scandinavian Airlines)與挪威航空(Norwegian Air Shuttle)為主
登機門前都是要前往斯瓦巴群島的旅客,不過勇猛的歐洲人都一身短袖,只有亞洲人穿著長袖
凌晨抵達隆雅市後機艙外的景色,天還亮著

因為沒有境管的問題,所以走出機艙,下一站就立馬來到了行李轉盤,等待提領行李,而靜默在行李轉盤上方的北極熊標本,並不像我們一般所見的張牙舞爪,但也足以讓遊客對這個北極熊的故鄉,留住了第一印象。然而,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凌晨時段,這個小機場居然人聲鼎沸,剛來訪與即將離開的旅客皆齊聚一堂,讓這個冷清的極北之境意外地注入溫暖。

行李轉盤上的北極熊標本,看起來相當溫馴
機場內剛抵達及要離境的旅客齊聚一堂,相當熱鬧
走出機場,眼前就是一片美景,即便烏雲密布
踏上北極圈的是人生難得的經驗,更何況是踏上全球最北的城市,不少遊客特別拿起相機先拍照留念
機場外有趣的路標,在這邊才知道原來已經離倫敦這麼遠

領到行李,搭了公車來到隆雅市市區,辦好入住手續,一路折騰下來,也已經是凌晨兩點左右了,只不過,永晝下的隆雅市,太陽始終懸掛於天際,刺眼的光線讓人難以產生睡意,最終還是需要拉上窗簾,才有辦法入眠,為一早的行程作準備。

斯瓦巴群島熊比人多,因此飯店房間布置也是以北極熊為主題
凌晨兩點從房間看出去的景色,如果不拉窗簾應該是真的會睡不著

參、巴倫支堡:屬於斯拉夫人的工礦之城

清晨,睡不到幾小時的我,為了一整天的巴倫支堡的行程,不得不強打起精神,儘速用完早餐,等待旅行社的到來。雖然這麼早起床著實讓人崩潰,但也意外看到野生麋鹿竟在市區遊蕩,這讓長期在都市生活的我一度以為自己眼花,卻也讓我對這個熊比人多的國度深感好奇,可惜驚訝過度,一時忘記將其攝影存證,只能將其留存在腦海之中。

飯店的自助式早餐,有吃不完的燻鮭魚,對於生魚片愛好者簡直是天堂
清晨的隆雅市市區

一、斯瓦巴條約的恩澤:來者不拒

今天前往巴倫支堡的船是一艘掛有法羅群島籍的遊艇,由菲律賓籍海員所營運,搭配的是在斯瓦巴群島已定居達十年的瑞典導遊,而目的地巴倫支堡,則是一個以俄羅斯及烏克蘭人士為主的城鎮。行文至此,讀者應該不難發現,在斯瓦巴群島上活動的人士,來自四面八方,宛如聯合國一般,而這一切都是拜如前述之斯瓦巴條約的無境管規範所賜。因此,在斯瓦巴群島,每個人都可以是來去匆匆的過客,但也可以是落地生根的歸人。

隆雅市的港口,有不少遊客已經等著上船出海
船尾掛著法羅群島的國旗

二、宛如沾到灰塵的艾斯馬克冰河

上了船後,導遊簡單地說明一下船上安全逃生路線及今日行程後,遊客也開始在船上自由活動。然而,今天的第一站,並不是巴倫支堡,而是艾斯馬克冰河(Esmarkbreen)。

嚴格來說,這並不是我第一次看到冰河,但在海上如此近距離觀看,卻是頭一遭。或許因為已經結冰超過千萬年,冰河的表面呈現出染上一層灰的狀態,但其壯觀程度仍絲毫不減。不同於格陵蘭知名的Eqi冰河,艾斯馬克冰河相對來說並沒有這麼旺盛,因此冰河本身並非隨時都有肉眼可見的崩落現象,因此在冰河與海洋的交界處也僅有少量的碎冰產生,有部分成為了海獅在海上遊憩的休息站,有部分則被船員撈上船來供遊客欣賞,並分割成數小塊,搭配佳釀招待遊客。不喝酒的我無福享受這樣的組合,只能跟船員要了一塊,買了罐可樂搭配,沒想到這萬年冰塊竟讓可樂意外地甘醇爽口,也許這一切要歸功於數萬年前那個尚未遭受汙染的大自然。

艾斯馬克冰河全貌,或許是因為烏雲密布的關係,看起沒有這麼亮眼
近看冰河可以發現其實表面真的有些灰黑,不確定那是否也是萬年的灰塵
窩在冰塊上的海獅
瑞典領隊把玩著撈起來的冰塊
其他的冰塊則被菲律賓船員拿去分割成小塊並斟酒分享給遊客
內含著數萬年前空氣的冰塊

三、要再來點烤鯨魚嗎?

參觀完艾斯馬克冰河後,時間也接近中午,船員在方才遊客欣賞冰河時,悄悄地準備好了午餐。也許考量到極圈的寒冷氣候,午餐有著不少高能量的食物,甚至還貼心地準備了適合亞洲人口味的白飯,然而其中最特別的,就是烤鯨魚。說起來,鯨魚肉對我來說並不是如此陌生,先前在冰島就看過一次,因此在同屬北歐的斯瓦巴群島再次看到,並不怎麼意外,不過整桶醃漬的鯨魚肉擺在眼前,並且以吃到飽的方式提供給遊客,這樣特別的經驗倒是頭一遭,只是說到底,我還是無法克服內心對不熟悉的食物的恐懼,所以也只能婉謝船員的好意,在一旁將這樣的景象記錄下來。

午餐也是吃到飽,有魚有肉,而白米飯對餐餐吃西餐的亞洲人來說更是救贖
正準備烤肉的菲律賓船員
烤肉架旁的這桶醃漬肉品正是鼎鼎大名的鯨魚肉

四、依山傍水的巴倫支堡

午餐過後,船隻也逐漸接近巴倫支堡,這時在海上也可發現,巴倫支堡基本上是座沿著山坡所發展的城鎮,因此船隻靠岸的碼頭,其實是在市區下方,而碼頭與市區間則是以樓梯相連。

從海上遠望的巴倫支堡
山下的港口,也是巴倫支堡對外的門戶
巴倫支堡是沿著山坡所發展,因此要到市中心要走上一段步道與階梯
同團年長者較多,當地接待人士也很貼心地準備小巴接送
沿山坡所建的階梯與步道其實規劃的不錯,很適合邊散步邊欣賞風景
山坡上不只有許多木造房子,甚至設有一個盪鞦韆,相當有趣

五、煤礦不只是煤礦,同時也是戰略

巴倫支堡一名是源自知名的荷蘭探險家威廉‧巴倫支(Willem Barentsz),但目前則是由俄羅斯政府所經營的煤礦公司北極煤礦(Arktikugol)所營運,以上看似詭異且複雜的敘述,其實與整個斯瓦巴群島的歷史背景有關。事實上,巴倫支堡曾於1920年由荷蘭人向俄羅斯買下此處的煤礦,並以發現斯瓦巴群島的巴倫支命名該的,惟荷蘭人後因資金困難而中斷經營,俄羅斯人於1932年又再次重新掌握,而巴倫支堡一名也就沿用至今。

山坡上成堆的煤礦,說明著巴倫支堡的產業結構

這一段歷史反映的不只是巴倫支堡統治者的更迭,同時也隱含著歐洲各國在這極北之境百餘年來的競逐與角力,採集煤礦或許只是理由與藉口,關鍵的戰略位置與豐富的海洋資源恐怕才是為各國所垂涎。為了避免潛在的軍事衝突發生,1920年的斯瓦巴條約,將斯瓦巴群島全境非軍事化,讓締約國皆可公平地在當地進行經濟活動的競爭,也造就了挪威領土上有著以俄羅斯人為主體的巴倫支堡的奇特現象。

六、麻雀搖身成春燕

這天在港口迎接我們的導遊是位俄羅斯大叔,講著一口流利的英文,當我們一下船就以開玩笑的方式提醒我們準時回到港口,不然就要在巴倫支堡過夜,逗得整團的歐吉桑歐巴桑哈哈大笑,斯拉夫人嚴肅冷酷的刻板印象在其身上顯不適用。

照片左邊的是幽默的俄羅斯導遊大叔,藍色建築物則是設有游泳池的體育場館

巴倫支堡的範圍其實不大,整座城市主要就以一條寬度稱不上馬路的道路為軸心,但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不僅有現代化的體育場館,也有小小的木造東正教堂,這邊更有一座全球最北的俄羅斯領事館,不過說到領事館,俄羅斯大叔則戲謔地說領事館只是裝飾品,因為碰到問題問了領事館,得到的答案都會是「你的錯!」,幽默詼諧間,似乎也反映著共產時期行政顢頇問題,至今仍然存在。

這條路就是整座城市最主要的道路,巴倫支堡的建築物也多沿著這條路而建
當地的學校也設在這條主要幹道上,外觀相當可愛
走近一看可以發現這間學校的彩繪是以俄式城堡為主題
小巧但精緻的東正教堂,是當地的信仰中心
教堂雖小,但是內部還是相當整潔,不因木造而馬虎
市中心的大廣場,正中間的紅色建築正是導遊口中沒什麼功能的俄羅斯領事館
市中心廣場的一角,從這邊可以直接看到海
不遠處還有一個大平台,在這裡可以欣賞附近的無敵海景
從市區眺望遊艇停泊的碼頭

或許是上班時間,在這號稱煤礦城的巴倫支堡,竟然看不太到太多礦工的蹤跡,僅有幾個礦工在一旁的簡易足球場上踢足球。根據瑞典導遊的說法,當地的礦工有不少是來自烏克蘭或羅馬尼亞等前蘇聯或前共產國家,其與公司的合約多為兩年一簽,不過在這極北之境生活兩年談何容易,因此據說會有一個月的適應期,讓礦工在這一個月內的適應期體驗當地生活後決定是否續留。

市區旁的足球場,有些移工在踢足球

現今的巴倫支堡,不再僅僅是個公司城、煤礦城,當地產業也慢慢地從原先的工礦業,逐漸走向觀光業,過去用於思想宣導的蘇維埃式壁畫與雕像,如今成為了巴倫支堡的觀光招牌,當地的俄羅斯人也逐漸放下粗活,開了飯店,釀了啤酒,迎向嶄新的經濟模式。

蘇維埃風格的壁畫是這邊的特色,看起來應該是被刻意保留
在轉型正義的進行下,全球列寧雕像多已被移除,在這邊能見到其實相當難得
另一個以工人為主題的紀念碑,也是充滿蘇維埃風格
巴倫支堡的產業也開始轉型,這裡生產的啤酒也成為當地的特色
飯店內裝飾用的樂器,十分特別
當地也開起了紀念品店,俄羅斯導遊大叔的太太也任職於店內

結束巴倫支堡的參觀行程後,我們回到遊艇,準備駛返隆雅市,在返途上,原本烏雲密布的天空,也逐漸放晴,此時的沿岸景色,如同畫布裡的山水畫一樣,色調簡單但卻令人震懾,與我原先所想像的天寒地凍可說是有天淵之別,讓我更加期待接下來幾天的行程。

放晴後的斯瓦巴群島,隨處都像是山水畫
縱使有烏雲,也無法減損斯瓦巴群島的美
就連已遭俄羅斯人廢棄的格魯芒特(Grumant)也是美到像童話一樣
(待續)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