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MIILOOK


格陵蘭 | 斯堪地那維亞神話(化)的沉默見證者(一)

02/JAN. 2019
1754

身為一個怕冷不怕熱的人來說,冷天帶給我的影響,不只是生理上的不適,同時也包括著不快與低落,但是冰封的大地,卻又有著神祕的吸引力,不禁讓人想要一探究竟。

先前曾已造訪過在極圈邊緣的冰島,以及全境皆位於極圈內的斯瓦巴群島(Svalbard Islands),對於這樣冰封的區域,其實都留下了不錯的印象。然而,無論是冰島或是斯瓦巴群島,因為面積的關係,與一望無際的冰封大地相比,總是還有些許的差距,但是夢幻的正北極90度價格實在貴得離譜,號稱一生必遊的南極洲,需要從阿根廷出發,距離上實在太遠,幾經考量後,決定選取折衷方案,在2016年的7月初前往同樣是冰封大地的格陵蘭(Greenland)。

對一般人而言,格陵蘭一詞應並不陌生,因為在國高中地理課本的地圖上,那片以白色標示的土地,總是讓人印象深刻,只不過這片白色的土地,在交通上並不是如此地容易。

格陵蘭這幾十年來不僅積極向丹麥爭取擴張自治權限,在對外政策上更積極脫歐入美,甚至在1982年舉辦公投,決議脫離歐盟,但在飛機航班的部分,仍然是以母國丹麥及鄰居冰島居多。然而,即便是從丹麥出發,到達格陵蘭的第一站,通常也不會是格陵蘭的各大城市(雖然最大城市人口也僅15000人左右),而是人口僅約500人的小村莊康克魯斯瓦格(Kangerlussuaq),抵達後再以螺旋槳小飛機載至旅客之目的地,會有如此特殊之航線,不外乎是因為格陵蘭的氣候多變,各大城市皆無適合大飛機起降之場域,而大城市外的康克魯斯瓦格剛好符合這樣的條件,因而雀屏中選,成為了最佳的中繼站,但這也讓前往格陵蘭的路途益加遙遠。

康克魯斯瓦格機場於格陵蘭境內之目的地(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當然,交通上的不便,伴隨而來的,無非是可觀的交通費用。這趟格陵蘭之旅,我選擇從哥本哈根出發,拜訪了作為格陵蘭首都的努克(Nuuk),以及觀光重鎮伊盧利薩特(Ilulissat),最後再由此飛離格陵蘭,前往冰島轉機至法羅群島(Faroe Islands),然而,這三段機票皆要價不斐,光努克飛往伊盧利薩特的國內航班,單程票就已高達2495丹麥克朗(約12475臺幣),進出格陵蘭的那兩段機票就更不用說(分別是3300丹麥克朗及4395丹麥克朗,約16500臺幣及21975臺幣),再加上當時我是以英鎊結算,因此總花費其實高得嚇人。

這樣的票價對背包客而言,其實真的吃不消,但為了完成一訪格陵蘭的小小夢想,還是只能花下去,不過,先前在隆雅市(Longyearbyen)認識一位需要常常前往格陵蘭的斯洛伐克女生,卻告訴我這票價其實不貴,她還說這是因為我前往的七月是格陵蘭的旅遊旺季,航班多而壓低價格,若在淡季時,票價則會落在6500丹麥克朗(約32500臺幣)左右,雖然我沒有對其所言進行驗證,但對於心已經在淌血的我來說,其實不無安慰之效。


7月7日的早晨,我從哥本哈根市中心的飯店退房後,便搭著火車,來到了市郊的機場。原本認為表訂早上11點的班機,在9點左右抵達機場即可,沒想到到了機場後,使用自動登機系統時才發現,這班班機竟然滿座,靠窗的座位更是全數被佔滿,等待掛行李的人龍,亦是長長一道。

哥本哈根機場內同樣是要掛行李前往格陵蘭的旅客

好不容易排到要掛行李時,格陵蘭航空(Air Greenland)的地勤卻對我的護照左看右看,最後竟然問:你的格陵蘭簽證呢?雖然說格陵蘭目前仍然在丹麥的統治之下,但其理論上不同於丹麥屬於申根區,而是有自身的簽證政策,如果在丹麥的簽證上未註明得前往格陵蘭者,照理說是無法造訪格陵蘭,不過對臺灣護照的持有者而言,其實並沒有影響,因為無論丹麥或是格陵蘭,臺灣人都可以免簽前往。雖然我有像其解釋臺灣人可免簽前往格陵蘭,但她仍半信半疑,後來地勤打了幾通電話請示上級確認後,才讓我掛了行李放行。

然而,有趣的是,經過機場的安檢後,我竟然一路上毫無阻攔地未經海關,直達登機口,順利得讓我自己都深感不可思議,但謹慎起見,我特別問了服務台的人員,這才知道原來從丹麥飛格陵蘭的班機是屬國內班機,毋庸經過護照檢查,這也難怪先前的地勤需要如此謹慎確認,畢竟他們一旦放行,後面也無其他人員可以加以阻攔。

到了登機口後,隨著時間一分一秒消逝,距離起飛的時間迫在眉睫,我不禁開始緊張了起來,因為前往我這趟旅程首站的努克,還需在康克魯斯瓦格轉機,如果誤點,我勢必會錯過轉機的航班,心急之下,我趕緊問了登機口的地勤,詢問若錯過班機後該如何處理,沒想到地勤只不疾不徐地告訴我:別擔心,到了康克魯斯瓦格後,一定會有解決方案。雖然這個答案有講等於沒講,但飛機還沒來,確實也只能等待。

下午一點左右,格陵蘭航空那招牌的大紅色飛機總算緩緩駛近登機口,看到空服人員忙進忙出,就知道總算可以登機,出發前往那片雪白色的土地。由於這趟飛行約為4至5小時,算是中段航程,所以機上的餐點與飲料都還不算馬虎,我也趁機喝了好幾罐可樂。搭乘這班飛機的人可說是形形色色,有在哥本哈根隨處可見的白人,也有皮膚呈咖啡色的因紐特人(Inuit),不過讓我比較意外的是,機上的空服人員多數都是白人,而非在格陵蘭上居於大宗的因紐特人,這對於格陵蘭航空作為載旗航空(Flag Carrier)而言,似乎令人有些意外。

格陵蘭航空的亮紅色飛機,造型算是蠻有特色的

準備上工的格陵蘭航空空服員們

機上的因紐特小朋友

印有格陵蘭航空標誌的餐巾紙,同樣也是大紅一片

地圖上的努克在系統上仍然以丹麥人所稱的哥特哈布(Godthab)標記著

經過幾小時後,窗外的景色從藍色的海水逐漸變成了白色的積雪,這也代表著飛機準備要進入格陵蘭的領空,許多觀光客在這時紛紛拿起相機,對著窗外拍下這美麗的一景,這時不禁令人悔恨當時沒有早點到機場check in選窗邊的機位,現在只能看著其他人開心地拍著這片冰封的大地。或許班機上的乘客多為遊客,不少坐在窗邊的旅客也紛紛讓出位子,不將此等美景獨佔,讓其他的旅客也可以拍下這夢寐以求的一幕。

飛機已飛越大西洋,準備進入格陵蘭上空

如果沒有好心乘客讓座拍照,最多只能拍到這樣的景象


飛機降落在康克魯斯瓦格機場後,下了飛機,果真發現,原先表定飛往努克的班機,確實因而延後,而在等待飛機的空檔,我也逛了一下這個規模不算太大的國際機場。事實上,康克魯斯瓦格機場內除了設有航廈及餐廳外,航廈的上方更設有飯店,會有這樣特別的設計,不外乎是因為康克魯斯瓦格本身並非僅僅是一個轉運點,它同時也蘊藏著觀光資源,位在附近的羅素冰河(Russell Glacier)在格陵蘭也算是知名景點,遊客在此自然就會有住宿需求。雖然我沒有要計劃在此投宿或停留,不過還是可以經過餐廳,走到戶外,近距離觀看在停機坪上的大紅飛機群們,相當有趣。

沒有空橋的康克魯斯瓦格機場

康克魯斯瓦格機場內趕著轉機的旅客

康克魯斯瓦格機場內最知名的路標,豎立在餐廳前

站在路標旁望向機場內

在機場閒逛了一陣子之後,既然還有剩下一些時間,我決定在機場內問問工作人員何處可以購得格陵蘭的sim卡,因為無論是英國的sim卡或臺灣的sim卡,到了格陵蘭就後完全沒有訊號,中華電信甚至完全打不出去,機場內也沒有免費的網路,忽然間我像是與外界斷了聯繫一樣,不免有些緊張。在機場內的工作人員指示下,我來到的機場後方的郵局,一般人可能會好奇為什麼找sim卡需要找到郵局來,這是因為格陵蘭郵政也兼營電信業,然而入門之後問了價格,才發現網路貴到你無法想像,一張格陵蘭的sim卡竟要價300丹麥克朗,裡面只有100丹麥克朗的額度,也就等於是以200丹麥克朗買一張空卡,而這個價格時在貴得離譜,很難讓人買得下去,幾經考量後,我決定還是把這個錢省下來,等到達努克後再來煩惱。

網路在格陵蘭內是昂貴的資源,要價不斐

如同前面所說,康克魯斯瓦格與各大城市間皆以小飛機往返,因此飛往接下來飛往努克的飛機,也將是螺旋槳小飛機。這種往返在格陵蘭境內的螺旋槳小飛機,能搭載的人數,其實僅有29人而已,所以不採行對號坐,先上機先選座,十分隨性。

飛往努克的螺旋槳小飛機

29人座的小飛機內部

飛往努克的飛機不用對號入座

康克魯斯瓦格與努克間其實距離不算遠,約略一小時即可抵達。下了飛機後,發現努克機場其實小到不行,而要到市中心的方法,也只有公車與計程車二擇一的選項,然而問題是我在機場外等了又等,就是看不到公車,機場內甚至一度只有我一個人,最後還是在其他來機場接送的計程車司機協助下,叫了一輛計程車,前往努克市區。

努克機場航廈的外觀

航廈內其實相當狹小

出了努克機場還是可以清晰看到跑道上正要起飛的飛機

載我前往市區的計程車司機是一位白人帥哥,他對於我來自臺灣的這件事情特別感到興趣,還問我臺語與中文之間的差異,他也很好奇為什麼我要來努克,甚至以為我是來此洽商,因為在他的認知內,努克的觀光資源有限,一般的遊客都往觀光勝地伊盧利薩特跑去。老實說,對於司機的問題,當下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因為其實我沒有做過太多準備便決定前來努克,選擇此地,只因為它是首都,至於為何而來,我還真的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由於格陵蘭消費偏高,在努克要找到便宜的住宿,其實並不是這麼容易,我最後選擇在城市邊緣處的一間guesthouse。本來想說guesthouse的品質大概不怎麼好,不過當計程車到達時才發現,這間guesthouse相當可愛,是一間建於巨石上的亮綠色木屋,也因為建於巨石上,所以視野相當良好,甚至在廁所向外看出去也是一片美景,而老闆更是一位親切的白人熟女 。雖然這樣的需要共用衛浴的單人房一晚要價595丹麥克朗,所費不貲,但裡面幾乎應有盡有,不僅有網路,還有洗衣機與烘衣機,更重要的是,這一切不用額外的費用,這對於趕論文迫切需要論文的我來說,可說是沙漠甘泉。

在努克下榻小木屋(圖片來源:https://media-cdn.tripadvisor.com/media/photo-s/08/97/4d/a6/vandrehuset-hostel.jpg)

雖然依照西歐的時間來看,這時候我應該已經要準備就寢了,但在北美的時間,這時候不過才傍晚時刻,再加上永晝,根本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因此在一切都安頓好之後,我決定到努克市區走走。

 

(待續)

https://miilook.com/europeintaiwan/5308/

精選文章 R E C O M M E N D E D

與迷路合作 M I I L O O K' S S P O N S O R

合作提案.聯絡迷路


您可以透過以下連絡表單聯繫迷路,或直接email至[email protected]

    姓名:
    電話:
    email:
    網站:
    詢問主旨:
    詢問內容:

    地圖找文

    熱門標籤

    CLOSE

    合作提案.聯絡我們

    © 2019 MII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