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MIILOOK


格陵蘭 | 斯堪地那維亞神話(化)的沉默見證者(三)

16/JAN. 2019
1504

從努克要前往伊盧利薩特的飛機,其實並不是真正的直飛班機,相同地,這班飛機將再次於康克魯斯瓦格中停,但是從飛機內空蕩的情況來看,如果不中停,格陵蘭航空可能不知道要虧掉幾個資本額了。雖然要中停康克魯斯瓦格令人感到厭煩,但幸運的是,7月9日這天,康克魯斯瓦格的天氣剛好是晴天,不像上次從哥本哈根飛抵時如此灰暗,因此也趁這個中停的時候,補拍了許多照片。

在康克魯斯瓦格機場內飄揚的格陵蘭國旗

知名的地標在晴朗的天氣下格外顯著

如前所述,在努克,因為看不見遍地的冰雪,因此很難將這座城市與天寒地凍的格陵蘭加以連結,但在伊盧利薩特時,情況卻是完全相反。當飛機放下起落架準備降落於伊盧利薩特機場時,從機內的窗戶往外一望,便可發現海面上佈滿著整片的浮冰,感受到北極圈的威力。

飛機準備降落時,可發現下方海面上冰山成群

與努克一樣,伊盧利薩特機場也是一個規模不大的小機場,候機室雖較努克機場來得大一點,但也相去不遠,與臺灣國內的機場相比,應該都還來得小上許多。有著先前在努克機場的經驗,下了飛機後,我不敢再奢求有廉價的巴士可以搭往市中心,因此立刻跟著人群,排隊搭乘計程車,只不過現場排班的計程車比想像中來得少,甚至一度沒車,苦等許久,最後只好煩請機場員工代為叫車,才得以進入市區,前往預定的青旅。

規模不大的伊盧利薩特機場


七月是格陵蘭的最忙碌的季節,作為觀光重鎮的伊盧利薩特,到了這個時候房間可以說是一房難求,飯店房價不是爆貴,不然就是沒辦法同一房間連訂好幾天,即便我早在四月初已經規劃行程,最後還是不得不訂了由格陵蘭世界(World of Greenland)這間在地的旅行社所經營的青旅單人房,衛浴共用,一晚要價400丹麥克朗(現已漲為600丹麥克朗),這與其他動輒要1000丹麥克朗的飯店相比,確實是廉價許多,然而,到了現場後,才發現一分錢一分貨這句話,還是有他的道理存在,因為這間青旅,其實就只是一個大型的破木屋,沒有早餐,床墊枕頭要自備或現場租用(惟現已皆含於600丹麥克朗的房價內),甚至沒有無線網路,淋浴間的蓮蓬頭甚至會自動脫落,唯一的優點,大概就是它坐落在市中心,要逛哪裡都還算方便。

位在市區的青旅,不過本體其實是個破木屋

安頓完後,時間也來到了傍晚時分,雖然伊盧利薩特位於極圈內,有著永晝的日照,理應太陽高掛,晝夜不分,但當天卻因天候不佳,浮雲遮蔽了太陽,反倒讓原本不明顯的黃昏因而被凸顯出來,相當奇妙。

烏雲籠罩的伊盧利薩特,讓永晝像極了黃昏

既然只是傍晚時分,天色仍然亮著,我也就不浪費時間,到市區內隨意走走。伊盧利薩特雖然是格陵蘭的第三大城(實際上人口也才4000人左右),但有別於在努克不時可以看到的高樓,伊盧利薩特的建築幾乎都以獨立的木屋居多,集合式住宅也不像努克這麼的普遍,或許在觀光產業的影響下,當地人因而得以享有較努克優渥的生活環境。

伊盧利薩特的建築多數仍然還是以木屋為主

集合式住宅雖然還是偶爾可見,但明顯比努克少上許多

在自然環境方面,伊盧利薩特與努克一樣,同樣都是靠海的城市,同樣都是地勢起伏較為明顯的城市,當地植被也沒有顯著的差異,但由於伊盧利薩特位處極圈,更有極具知名度的世界遺產冰峽灣(Ilulissat Icefjord),因此即便時處盛夏,海岸旁仍有不少巨如小山的冰塊,有些甚至是冰山規模,在努克所見的冰塊與此處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與努克一樣,伊盧利薩特整座城市地勢起伏也相當顯著

即便尚未走到海岸邊,但向海岸線望去,巨大的冰山就矗立在眼前

然而,在人文方面,伊盧利薩特似乎並不是相當突出,不論是在tripadvisor上,或是先前所閱讀的遊記,相關的資訊確實也較為少見,實際在當地走動觀察,感覺與既有的資訊其實相去不遠,畢竟這座城市既然是以驚人的自然景色為賣點,原有的人文景觀,我想大概早已被自然景色的耀眼光芒所掩蓋而為大眾所無視了。

伊盧利薩特的大街其實有著不少當地行程的廣告,但多與自然景觀有關,鮮有與人文相關

不過,在伊盧利薩特市區內閒逛時,卻也發生了一個小插曲,那就是我不小心將一頭雪白的哈士奇誤認為北極熊而落荒而逃。說起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造訪北極圈,先前在斯瓦巴群島時其實聽了不少有關北極熊的故事,也了解北極熊的出沒雖然與季節有關,但只是機率高低的問題,因此在極圈內一些比較地少人稀的區域,縱使是夏季,我仍然戒慎恐懼,或許也就是因為這樣,才會只是與一頭渾身雪白躺在街角的動物對上眼後就毫不猶豫地趕緊跑離,直到跑了好陣子後冷靜下來才意識那應該是一隻體型較龐大的哈士奇而已,然而經過這番折騰後其實也頗為疲倦,再加上內心一直掛念著未完成的論文,於是決定還是早早回青旅,繼續趕工未完成的論文。


來到了伊盧利薩特,當然也會不免俗地參加當地行程。從「伊盧利薩特」一詞在當地語言的意譯為冰山可知,這裡的行程,幾乎都是與冰有關,不僅可以從各種不同的角度或方式欣賞被列為世界遺產的冰峽灣,也可以搭船前往位在附近的Eqi冰河(Eqi Glacier),甚至可以近距離觀察與因紐特人在雪地中一同討生活的雪橇犬。然而,欣賞冰峽灣的方式中,當以搭飛機或直升機最貴,僅僅2小時的行程動輒要3000到4600丹麥克朗不等,價格極為驚人,為了避免不幸踩雷後的捶胸頓足,決定還是以搭船及從伊盧利薩特近郊的山丘欣賞即可,而雪橇犬的部分則因為自己家裡有養狗,對狗狗幾乎是惜命命,實在不忍看到狗狗討生活的那一面,最後也是將其排除在外,至於Eqi冰河的部分,雖然這個行程一直是伊盧利薩特當地的知名行程,但是一趟約10小時就動輒要2000丹麥克朗,相當於1萬臺幣,令人相當猶豫,不過後來想想,與格陵蘭的來回機票相比,這個行程其實一點也不算貴,錯過了這次,之後要再次造訪的代價肯定更高,因此還是決定將這2000丹麥克朗花下去,不要為了省錢而讓這段難得的旅程留白。

Eqi冰河是一個位於伊盧利薩特北方約80公里處的峽灣附近,雖然它不被列在世界遺產之內,名氣不如伊盧利薩特的冰峽灣,但他仍以顯著的冰河崩落現象聞名於世,一直是當地知名的景點,不過格陵蘭並沒有發達的公路系統,因此僅能搭船前往。

由於前往Eqi冰河的航程會因使用的船隻不同,航行時程也會因此而不同,整個行程最長可能會長達10小時,因此7月10日早上起了個大早,搭乘格陵蘭世界的接駁車前往港口,接上7點鐘開往Eqi冰河的船舶。等到全體的遊客都就定位後,才發現船艙內座無虛席,足見該行程的熱門程度。

準備要前往Eqi冰河的船隻

船隻其實不大,因此能夠搭載的遊客也是相當有限(圖片來源:格陵蘭世界官網)

濃霧籠罩的伊盧利薩特港口

雖然開往Eqi冰河的船,不論是空間的寬敞度,或是座位的舒適度,都遠遠不如當時在斯瓦巴群島所搭乘的船隻,甚至因為遊客擠滿了有限的座位而有些令人窒息,此時也只好藉著認識坐在同桌的旅人來稍微轉移對於空間的不適感。與我同桌的其他三位遊客,一位是來自比利時的歐吉桑,另外兩位則是來自捷克的母子,比利時的歐吉桑英文不算太好,但卻很熱情地跟我分享著他這趟的旅程,而這對的捷克母子則靦腆許多,這位年約60歲的媽媽不太會講英文,幾乎都委由兒子與大家溝通,然而他們母子情深可說是溢於言表,在強調個體獨立的西方社會中反倒是較為罕見,這也算是讓我開了眼界。不過,整體而言,船艙內的遊客似乎仍多以年長者居多,畢竟一趟格陵蘭之行所費不貲,幾乎不是有錢,就是有閒(如作為留學生的筆者)。

開船不久後,旅行社隨船的導遊已經準備好了早餐(只有麵包與起司)與咖啡,這時候船上的大家除了起身取用早餐外,也開始活動起筋骨,到甲板上吹風看海景,然而即便此時已是格陵蘭的盛夏,對亞洲人而言,戶外仍然有些寒冷,搭配上冰冷的海風,著實令人不甚好受,因此上甲板拍了些照片後,便趕緊躲回船艙內。不過隨著船隻逐漸遠離伊盧利薩特,天空也逐漸晴朗了起來,蔚藍的天空與湛藍的海水,讓漂浮於海中冰塊更加顯眼,隨手一拍,幾乎都可以作為電腦桌布主題,而載浮載沉的鯨魚,更是汪洋中的一大驚奇。

逐漸晴朗的天空,搭配環繞山頭的雲霧,在這裡幾乎是俯拾即是

沿途隨處可見的奇形怪狀的冰山

在極圈的海域內,鯨魚雖然不到隨處可見,但還算常見

在甲板上吹風的比利時歐吉桑

經過數小時的航行後,發現船身周圍的海水,開始湧現大量的浮冰與碎冰,這時才發現,Eqi冰河就近在咫尺。為了讓遊客能親眼目睹冰河崩裂的實況,留下永生難忘的印象,船隻也將在冰河正前方停泊2小時,而隨船的導遊也準備好了午餐。由於船上的空間有限,幾乎不可能備有熱食,因此跟早餐一樣,僅有供應冷食,不過這時則多了大量的海鮮沙拉,無限量供應,就連蝦仁也是滿滿的一大盒任君取用,讓愛吃蝦又不愛剝蝦的我深感滿足。

周圍海域浮冰開始多了起來,代表Eqi冰河已經接近

Eqi冰河本尊

午餐的冷盤雖然款式不多,但是份量都相當十足,到後來連最受歡迎的蝦子都還剩很多

午餐過後,大家也逐漸地往甲板上聚集,除了要欣賞這片極地美景外,更多的是想要捕捉冰河崩落的瞬間。雖然船隻確實停泊在冰河正前方,看似近在咫尺,但與冰河的前緣仍有一段距離,再加上冰河崩落的時間與位置不定,常常聽到轟隆巨響,卻還看不到確切的崩落地點就已經銷聲匿跡,這確實讓捕捉畫面的困難度提高不少,不過從崩落的聲響與肉眼所見的情形來看,大自然的力量仍然不可小覷,船隻如果過度接近冰河前緣,恐怕仍有不測的風險,因此還是只能在遠處欣賞這大自然的驚奇。

當多數人在甲板上欣賞著冰河的同時,有幾個遊客也與隨船的導遊聊了起來。導遊用流利的英語談論著自己的背景,以及格陵蘭世界這間以因紐特人為多數的旅行社如何從小公司如何發展到現在成為伊盧利薩特觀光的霸主,在在都能感受到觀光產業或將是因紐特人的最佳出路,但是從她那一口流利的英語也能察覺,觀光產業或許改變了因紐特人現有的生活環境,然而卻可能也同時衝擊著原有的因紐特文化,因為當因紐特人都能說著一口流利的英語時,傳統的因紐特語能否繼續被完整地傳承,不禁令人懷疑。

欣賞完2個小時的冰河後,船隻也準備返航,不過並不是所有的遊客都會在當日回到伊盧利薩特,有部分的遊客會選擇留在Eqi冰河旁的小木屋住上一晚,繼續享受這片無敵的美景,但這個選項就至少要多加上1000克朗,以及至少完整的兩天,這對有在趕論文的我來說會增加許多無形的壓力,因此也只能在船上羨慕著那些登上岸的遊客,隨船返回伊盧利薩特。

Eqi冰河附近的小木屋,可以看Eqi冰河看到飽,但要價不斐

將要在小木屋過夜的人們提前在此下船

回程時再望一眼Eqi冰河

回程時幾乎萬里無雲,海水倒映著峽灣,宛如山水畫一般


當然,來到伊盧利薩特,自然就不可能錯過被列為世界遺產的冰峽灣,因此在伊盧利薩特第三天的行程,都將圍繞著這片壯闊的冰峽灣。

就像前面所說,觀賞冰峽灣的方式有很多種,最受歡迎也最便宜的方式,莫過於前往伊盧利薩特近郊的塞梅米尤特(Sermermiut)遺跡,從該地的山頭俯瞰冰峽灣。原本以為,塞梅米尤特遺跡與市中心有一段不小的距離,保險起見,還特別買了格陵蘭世界的行程前往,只是沒想到,從格陵蘭世界出發後才發現,原來塞梅米尤特遺跡就在伊盧利薩特的一隅,走路都可以到達,入口處也沒有任何剪票口,這時突然覺得自己似乎變成了冤大頭,買了一個實益不大的行程,不過既來之,則安之,開始專心地聽導遊好好的解說。

塞梅米尤特遺跡的入口處

塞梅米尤特在格陵蘭被殖民前即為因紐特人的定居點,後來在伊盧利薩特發展起來後,最終於1850年遭到廢棄,只是原先地面上的遺跡幾乎已不復見,現已長滿了雜草,然而,塞梅米尤特遺跡至今仍然是重要的考古開挖地點,或許為了防免這些位在地面上或地面下的遺跡遭受破壞,因此在這一片草地上鋪了一條木製步道,讓遊客能於上方行走。

塞梅米尤特遺跡所坐落的位置目前已被劃入世界遺產,通過木製步道穿越遺跡,冰峽灣就在不遠之處

只是,這條看似優美寧靜的木製步道,其實周圍佈滿著擾人的蚊子蒼蠅,每當停下步伐拍照時,這些擾人的蚊子蒼蠅便會在身邊嗡嗡叫,讓人不勝其擾,而這個靜謐的園區事實上也存有著潛在的危險,如果過度接近岸邊,很有可能因冰河崩落所引起的海浪而失足,因此這條木製步道旁豎有警語,提醒著遊客與海岸保持安全距離。

當木製步道越來越靠近冰峽灣時,警語標示也會開始出現,提醒遊客需與岸邊保持距離

經過大約十分鐘的步行後,來到了岸邊的制高處,眼前瞬間一片亮白,近乎無瑕的冰山群,就這麼佔據了我眼前所有的視野。事實上,冰峽灣的冰山,是來自於雅各布港冰河(Jakobshavn Glacier),只不過不同於Eqi冰河,雅各布港冰河的冰河崩落量來得太多,基本上船隻是無法靠近冰河前端,如要欣賞大概僅能搭飛機空中俯瞰。

走過木製步道後,登上山丘,雄壯的冰峽灣瞬間佔據了視野

向岸邊走近後,透過清澈的海水,可以發現冰山水面下的體積似乎比我們想像中來得大上許多

從山丘上俯瞰穿越塞梅米尤特遺跡的木製步道

在此時,導遊拿出了事先備好的熱咖啡,讓大家暖和一下,只是七月的格陵蘭,真的無處不是蚊子蒼蠅,有幾隻甚至像神風特攻隊一樣,往我拿在手上的熱咖啡衝了進去,讓我倒掉了好幾杯咖啡,最後索性不喝,專心地欣賞眼前這片美景。

俯瞰冰峽灣約半小時後,導遊便帶著大家沿著原路回到入口處,搭車返回市區,我也趁著此時到原先的餐廳使用付費網路,發訊息跟家裡報平安,並等待下午的行程。

下午的行程其實也很簡單,就是搭船自海面上欣賞冰峽灣上的浮冰。由於冰峽灣就在伊盧利薩特的旁邊,因此從碼頭搭船出發,不一會兒就到了冰峽灣的外緣。船長一開始繞著冰峽灣的周圍航行,讓遊客能一睹冰山的雄偉,而船上的每個人這時也沒有閒下來,紛紛拿起手中的相機或手機,將這一幕幕的鬼斧神工拍了下來。雖然說先前在塞梅米尤特遺跡已經見識過冰峽灣壯麗的一面,但若沒有親眼目睹這些冰山群,其實根本無法理解它真正雄偉的一面,部分冰山甚至因為融化,形成了壯觀的小瀑布,令人印象深刻。事實上,這次的航行,不只讓我確實目睹到極地的震撼,也彌補了先前造訪冰島卻無法一睹冰潟湖的遺憾,因此對我來說,也是彌足珍貴。

從海平面看冰山時將搭乘的船

巨大的冰山似乎也成了海鳥們的歇腳處

這片冰山的規模相當驚人,其大小竟與一旁的山頭不相上下

在冰山一旁的快艇顯得相當嬌小

雖然就只是冰山而已,但是怎麼看就是怎麼美

雪白的表面,搭上清晰的稜線,如果不看下方的海水,說不定會誤以為是白雪皚皚的高山

經過一陣的航行後,在這些冰山間穿梭,寒意也逐漸蔓延,此時船長也將船隻停泊於海上,讓大家能夠喝杯熱咖啡,順便向大家介紹解說這個冰峽灣。船長提到,因為雅各布港冰河的消退,冰峽灣也因而正在萎縮中,現在看到的冰峽灣,與他們小時候所見的,已有所不同,可見全球暖化的現象,確實已經造成了問題。不過談到冰河,也不見得只有嚴肅的議題可談,船長也特別談到,這些千年冰山的冰,與威士忌可說是絕配,而融化後再次凝固的冰,則適合可口可樂,可惜船員並沒有將冰塊撈起,因此也無緣體會。

雅各布港冰河的前緣逐年消退,速度快得驚人(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返航時從海上看伊盧利薩特

回到了伊盧利薩特後,我在格陵蘭的行程算起來也是告一個段落,隔天一早我將搭上飛機離開格陵蘭,經雷克雅維克後轉往法羅群島,因此我特別把握著最後這一段的時間,再次逛了伊盧利薩特,也特別在午夜時刻,將永晝的畫面,記錄在手機的記憶卡中,未來能夠繼續細細地品嘗著這個獨一無二的回憶。

停滿遊艇的港口,好奇這些遊艇是否多為因紐特人所有

日正當中的海邊,氣溫其實並不算冷,但卻可以看到巨大的冰山就矗立海上,算是相當特別的經驗

晴天下的伊盧利薩特市中心

伊盧利薩特內的足球場,其實離塞梅米尤特遺跡並不遠

在格陵蘭的最後一餐,雖然大概不是當地的特色料理,但能吃到米飯就讓我相當滿足

午夜時的太陽

在永晝下,最黑暗也僅有如此


隔天,我起了個大早(其實前晚幾乎沒什麼睡),搭著計程車,早早地來到了伊盧利薩特機場。還是一樣的小飛機,一樣的空姐,只是這次要飛的,不再是康克魯斯瓦格,而是大西洋另一端的雷克雅維克。然而,在飛機起飛的那一刻,這一切對我來說,卻仍如夢似幻般的不真實,彷彿離開地球表面,到了另一個空間的神話世界一遊,而在最後的一刻,我還是在飛機上,如願看到了雄偉的冰峽灣,這些冰山是否源自於雅各布港冰河,我不得而知,但我相信,這是格陵蘭給旅人們最美好的送別禮,讓格陵蘭最美好的那一面,永遠都能留在旅人的腦海裡。

在計程車內看到的廣告,感覺是與性有關,但因語言不通而無法確切理解

因為下一站會入境冰島後再前往法羅群島,避免再碰到當初在哥本哈根機場所遭遇的簽證問題,特別要了一個章作為入境格陵蘭的證明,可惜只是格陵蘭航空的公司章

這架小飛機將飛越太平洋,將遊客帶往位在格陵蘭對面的雷克雅維克

格陵蘭航空小飛機的空服員似乎就這幾位而已,重複率頗高

或許因為機型的關係,這班飛機雖然航程超過三小時,卻沒有提供飛機餐,但在飛行過程中提供了三次在格陵蘭甚為昂貴的水果給乘客,想必也是用最大的誠意在招呼乘客

雖然沒有買搭飛機或直升機的行程,但最終還是在飛往雷克雅維克的班機上看到了冰峽灣,內心的感動與激動,實在難以言喻

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我也會與眾多的背包客一樣,存了錢,買了船票,航向同為冰封大地的南極,欣賞比格陵蘭更為壯觀的自然奇景,但壯麗的南極,終究無法取代獨特的格陵蘭,因為我相信,惟有世世代代的永久住民,才能讓過去的歷史與神化受到見證,讓獨有的記憶與文化持續昌盛,並在土地上永遠共生共存,生生不息。

自Eqi冰河返回伊盧利薩特時偶遇的冰山,其平坦但又有漸層,宛如階梯一般,可說是鬼斧神工

 

(全格陵蘭三篇  完)

https://miilook.com/europeintaiwan/5424/

精選文章 R E C O M M E N D E D

與迷路合作 M I I L O O K' S S P O N S O R

合作提案.聯絡迷路


您可以透過以下連絡表單聯繫迷路,或直接email至[email protected]

姓名:
電話:
email:
網站:
詢問主旨:
詢問內容:

地圖找文

熱門標籤

CLOSE

合作提案.聯絡我們

© 2019 MII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