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MIILOOK


歐亞鐵路遊記|《10,000公里的軌跡》Part II – My Eu“RAIL”sia Journal

01/APR. 2021
2225

相逢,然後告別,是鐵路上的日常。。。

從葉卡捷林堡(以下簡稱“葉卡”)出發,沿著西伯利亞鐵路(以下簡稱“西鐵”)繼續東進。葉卡市位置靠近歐洲與亞洲的分界線,因此這班列車將駛入俄國的“亞洲區”。


Route No.5

葉卡捷琳堡 → 伊爾庫茨克

(Yekaterinburg → Irkutsk)

3367公里,57小時54分鐘

這趟是鐵路之旅最長的一段車程,將在車上逗留三晚。

上車前,先在葉卡的超市購買糧食

葉卡當地時間是 UTC+5,比莫斯科的 UTC+3 快兩小時。市內的時鐘一律顯示當地時間,葉卡車站裡的時鐘和班車列表卻顯示莫斯科時間(俄鐵的系統、車站及列車統一以莫斯科時間為準)。在這城市待了幾天,已習慣跟隨當地時間,剛來到車站看到顯示屏一時反應不來,還以為自己搞錯了時辰。

與之前幾趟列車相比,這次的車廂看起來比較陳舊

我的包廂早已坐著一位金髮女,沒多久又進來兩個一胖一瘦的男子,兩男給我第一印像是胖的那個像老大,瘦的就像跟著老大的馬仔(我知道不該先入為主)。火車緩緩駛離車站,兩男一女初相識便聊個沒完,俄國人真是“四海之內皆故友”呐!我又再次被“邊緣化”了。

車廂內竟然沒冷氣!幸好俄國夏天不會太熱,傍晚打開窗口,陣陣涼風吹了進來

包廂內的電插座只設在餐桌下方,如果不夠用,車廂走廊窗邊也設有多個插座

走去廁所,發現廁所門鎖著,坐在窗邊的高瘦眼鏡男告訴我還未開(因為是直排式馬桶,所以停靠車站前後一段時間,服務員會將其上鎖禁止使用)。

太好了,他會说 English!眼鏡男名叫 Fabian,剛大學畢業不久,從他家鄉德國啟程開始鐵路旅行,最終站是俄國東岸港城海參崴(Vladivostok)。這段行程他在莫斯科上車,已在車上待了2-3天,和我一樣將會在伊爾庫茨克下車。難得遇見一位志同道合又說相同語言的人,Fabian 與我在車上成了互相照應,暢所欲言的朋友。

這趟列車從莫斯科發車,途經7個時區,終站是赤塔(Chita),總共7天車程

車站月台是個送別與重逢的地方

鐵路網絡連接這偌大國土各城鎮和地區,當地人利用鐵路交通到各地去上班、探親、回鄉,所以車上的乘客大多是俄國人。

看來這次鐵路旅行吃快熟面的份量,會比平時一年裡吃的份量還多

陰差陽錯買了一盒東西,沒看清楚包裝以為是快熟面,打開一看不是麵條而是一包粉狀物,原來是快熟馬鈴薯泥。把薯粉倒開再加熱水,等一會兒便可以吃啦!如果水加得剛好,真心推薦不錯吃。

有乘客上下車的月台,都有售賣乾糧和零食的攤位

服務員每天的工作範圍包括打理車廂內的清潔、應付乘客要求和突發事件等,絕非優差。當我們還在憧憬這難得一次的鐵路旅行時,或許她已厭倦了火車上一成不變的日常。


第二晚,我和 Fabian 如常在走廊聊天,一旁有位年輕男乘客聽見後也過來搭話。

我認得他,昨天在葉卡排隊上車,當時他身穿世足志工外套,看到長長人龍似乎不耐煩,擺起臭臉就把行李往地上扔。俄國人,不認識他時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嘴臉(在我的莫斯科遊記也有提過),但認識過後不到一分鐘,他就把你當成麻吉無所不談。

這年輕人名叫 Vlad,雖語言不通,我們卻用翻譯app聊得很開心。言談中他讓我兩次驚訝、一次驚喜:

驚訝(1):他在葉卡完成志工任務後,現正搭一天一夜火車到新西伯利亞(Novosibirsk),再轉8小時車程回到位於阿爾泰(Altai)的家!佩服他長途跋涉只為了當幾天志工,但 Vlad 表示這並不算什麼。是的,24小時火車車程能到達的地方對俄國人而言是很近的距離。

驚訝(2):如果翻譯app沒出錯,Vlad 說他今年26歲,在阿爾泰是名外科醫生。蛤,26?!年紀輕輕便能開刀動手術了! !Vlad 謙虛地說他在這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Vlad 問我買了什麼世足紀念品,我說沒有。他聽後眉頭一皺,回到自己的包廂,翻了翻背包拿出一個環狀物給我。那是在葉卡舉行法國對秘魯比賽的限量版手環,Vlad 說送我作紀念。禮輕情重,回來後再細看該手環,上面印著的比賽日期恰巧是我的生日!更顯得這見面禮意義非凡。

年輕帥氣的俄國鮮肉 Vlad

(題外話,我包廂內的金髮女早已下車,未來得及被她搭訕,可恨!)

另兩位同廂男乘客聽見我和 Vlad 的談話也來湊熱鬧。他們倆不是江湖老大,而是工程師啦! (怎麼在車上頻頻遇見專業人士?)跟 Vlad 一樣,他們也是要去阿爾泰。

我們談到了明天西班牙對俄羅斯的關鍵戰,兩人不抱太大希望,但我卻拍胸口喊話:“No problemRussia sure win。或許這話逗樂了他們,下車前主動跟我拍照留念。

(後記:我只是說說客套話而已,沒想到俄羅斯那麼爭氣果真戰勝了西班牙!希望我的兩位朋友慶祝勝利時,會想起在火車上認識的亞洲“神預言家”。哈!)

和兩位同廂的大哥相識恨晚

新西伯利亞(Novosibirsk)車站,和剛認識的朋友們道別


第三天,我的包廂來了新乘客,是一對老夫婦 Viktor 和 Katerina。雖然英文不流利,他們卻很健談,剛見面不久 Viktor 便跟我說了很多關於他們的故事:退休前他是名空軍飛行員、和太太怎麼認識、結了婚多久、家庭有幾個成員、家裡養了幾隻狗、這趟是回去位於赤塔(Chita,此列車終站)的家。。。(我終於知道俄國人之間在火車上都聊些什麼話題了)Viktor 盛情邀我共進午餐,Katerina 更叫我把快熟面收起來,只吃她準備的食物。

簡單又健康豐富的一餐

Viktor 說了一句觸動人心的話:”俄國火車車廂就像是‘家庭車廂’(family wagon),我們有緣在這裡相遇便是一家人,一家人就要一起吃飯。 。 。和喝酒。 ”說到這裡 Viktor 忽拿出一瓶液體,說是他兄弟在家自釀的威士忌,叫我嘗嘗。我起初靦腆婉拒,但終究抵不過引誘和好奇心,還是沾了一小口。

70%酒精的自製 whiskey,只一小口便足以讓喉嚨“烈火不熄”!Viktor 說他每天都喝一小杯,對心臟有益。(真的嗎?)

之前在網上爬文有關“在俄國火車上千萬別做的事情”,其中一項便是喝來歷不明的私釀酒,結果還是“犯禁”了。 。 。

穿越西伯利亞區的路程,窗外風景多是綠油油的樹林

飯後,Katerina 以茶點招待。有巧克力、糖果、餅乾,俄國人喜歡甜食

隔壁廂的阿姨過來找我們“哈啦”,還帶了自家醃製的草莓醬,甜而不膩,絕頂好吃!感覺火車就好像個小村莊,左鄰右裡閒來沒事便互相拜訪。

在 Krasnoyarsk 車站停靠約45分鐘,悶在車廂裡太久,抓緊時間下車逛逛

眺望窗外風景,在思考人生?或純粹放空?

向東挪移的行程,在四天裡途經四個時區,時間一天比一天走快了些,車上時鐘顯示的莫斯科時間已經沒多大意義了。再加上夏季日照時間長,使得我日夜難分,時間觀念模糊,漸漸忘了上一餐是什麼時候,下一餐應該幾點開飯,然後幾點睡覺(反正餓了便睡,累了就吃唄!)

除了坐飛機,這是首次在陸地上體驗時差效應。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我下車之前,Viktor 留了聯絡號碼和地址,叫我下次如果再來俄羅斯一定要去赤塔找他們。也不知以後能否再見面,但能感受到他們這份真切的心意已經很滿足了

抵達伊爾庫茨克(Irkutsk),當地時間比莫斯科快5小時(UTC+8,與馬來西亞同一時區)。將會在這座城市留宿兩晚,然後再繼續接下來的火車旅程


~~~未“玩”待續~~~To be continued…

https://miilook.com/goh/5052/

精選文章 R E C O M M E N D E D

與迷路合作 M I I L O O K' S S P O N S O R

合作提案.聯絡迷路


您可以透過以下連絡表單聯繫迷路,或直接email至[email protected]

    姓名:
    電話:
    email:
    網站:
    詢問主旨:
    詢問內容:

    地圖找文

    熱門標籤

    CLOSE

    合作提案.聯絡我們

    © 2019 MII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