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MIILOOK


歐亞鐵路遊記 |《10,000公里的軌跡》Part III – My Eu“RAIL”sia Journal

05/JUN. 2021
2258

在俄羅斯的伊爾庫茨克結束西伯利亞鐵路行程,兩天後再坐上火車,沿著蒙古縱貫鐵路(Trans-Mongolian Railway)向俄蒙邊境(Russia-Mongolia border)前進。

過了今晚, 又是另一個陌生的國度。。。


Route No.6

伊爾庫茨克 → 烏蘭巴托

(Irkutsk → Ulan Bator)

1113公里,22小時42分鐘

從伊爾庫茨克到蒙古首都烏蘭巴托這段屬於國際路線,無法在俄鐵官網訂票,因此上 Real Russia 的 官網 預訂。Real Russia 是個購票代理,所以車票價錢比較貴,但能夠比官方開票日期(國際線通常是啟程前60天)更早鎖定車票。網上訂票付賬後,到該代理在俄羅斯境內的 ticket office 索取車票。

其它較經濟的做法是直接到當地車站買票,或者先搭國內線到比較接近兩國邊境的城市(如:烏蘭烏德),然後再轉國際線進蒙古。哪個方法好?這取決於各人的行程安排、旅費及時間預算。這次鐵路旅行,我依舊參考了 seat61 這個“全球火車乘搭百科大全”的資訊。

當地時間08:08 乘搭每星期只有3個班次,從伊爾庫茨克到烏蘭巴託的306號班車,開始蒙古縱貫鐵路之旅

二等包廂(2nd class cabin)

等到發車時,才知道我的包廂只有自己一個乘客。買一張票便能霸占整間包廂雖然是很划算,但“獨守空房”,沒人可聊天的滋味略嫌沉悶(說到底,我是個不甘寂寞的傢伙)。

服務員分發面巾及被單套給乘客

車上的廁所是直排式馬桶,列車進站前30分鐘,至再次開車後30分鐘禁止使用

服務員會向乘客兜售咖啡或茶,沒記錯一包50盧布左右,也可以蒙古幣(tugrik)付賬(1俄盧兌換約40蒙圖)。車上有熱水供應讓乘客沖泡飲用

列車靠站時間表。俄國站顯示莫斯科時間,蒙古站卻顯示當地時間(蒙古快莫斯科5小時),起初看得我霧煞煞

發現這節車廂載的都是外國乘客,一個當地人也沒看見

列車駛經俄羅斯鄉間

15:00 抵達烏蘭烏德(Ulan-Ude),是列車今晚過境前在俄國停靠的唯一大站。將在這裡停留45分鐘,乘客趁機下車走走和補給乾糧

烏蘭烏德車站

午間包廂裡悶熱難耐,走去找隔壁乘客一起研究了許久,才發現包廂內的窗口是可以打開的!(請相信我,那扇窗真的非常棘手)包廂不但通風涼爽多了,而且也藉此跟其他乘客“破冰”。

與隔壁的老翁交談甚歡,我們倆皆對俄羅斯的一切贊不絕口。老翁來自英國的曼徹斯特(Manchester),是一名曼市(Manchester City)球迷。哼!沒想到竟然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某節車廂遇上“死敵”(我是曼聯 Manchester United 鐵粉 ),當然要互嗆互虧一番才像樣啦!

19:57 列車抵達俄國邊境納烏什基(Naushki) 車站。海關人員帶著搜尋犬上車檢查車廂,移民局官員則檢查乘客的護照及簽證,然後把所有護照拿下車,蓋章後還給乘客(等了很久才拿回我的護照,當下有點不安)。整個離境手續乘客不必下車。

22:29 過了俄國邊界,列車緩緩駛入蒙古境地,停靠在蘇赫巴托(Sukhbaatar)車站,輪到蒙國官員上來辦理邊檢和入境手續。整個在俄蒙邊境的通關過程共耗時三個半小時,直至午夜列車才繼續前行,乘客們也是時候休息了。

翌日早晨,從窗口吹進來的寒風輕輕喚醒仍在睡夢中的我。睜開眼睛望向窗外,眼前的景色不禁使心裡激動:“這不是在做夢,我真的來到蒙古大草原啦! ”

金黃色的晨曦照灑在清幽的大地,不只帶來了些許暖意,而且也在預告一段新的旅程即將開始。

06:50 抵達烏蘭巴托車站,跟其他乘客道別並送上祝福,然後等待旅館安排過來接我的司機


Route No.7

烏蘭巴托 → 北京

Ulan Bator → Beijing

1553公里,31小時05分鐘

從烏蘭巴托到中國北京的班車每週有兩趟(週日的4號列車及週四的24號列車),可通過以下幾個管道買票:

1)上 Real Russia 預訂;

2)到烏蘭巴托車站買票;

3)請即將在蒙古入住的酒店/旅館幫忙買;

4)通過蒙古當地的代理預訂。

比較了各管道的利弊和價位後,最終選擇 https://www.mongoliatraintickets.com/ 這個當地代理預訂。出發前三個月到他們的網站詢問車票,很快便得到回复。訂票過程基本上以英文電郵溝通,確認後不必預先付款,代理會按乘客抵達蒙古的日 期將車票送到其住宿,到時拿到票後才付現金。

在蒙古度過了精彩一星期(遊記之後補上),07:30 從烏蘭巴托車站再次坐上火車往北京前進

車上還是看不到半個當地人,向代理買的車票應該都是外國遊客專屬車廂吧? !但還好這次包廂不是只有我一個人。跟我同廂的是兩個波蘭人 — 克里斯沃爾切,兩人一進來便從背包取出濕臭的衣物,攤開放在空置的床位上。原來是昨天洗過的衣服來不及乾,這是背包客趕路的日常之一,我完全理解,也曾親身經歷過。

列車駛離城鎮和草原,途經荒蕪的沙漠

這裡是杳無人煙,鳥不生蛋的荒僻之地。偶爾看見地平線上冒出一棟獨立的房子,或一輛車子沙塵滾滾地孤獨行駛著,心底不禁好奇這些人來此地有何貴幹。

波蘭人愛酒如命。 。 。 ?至少與我萍水相逢的這兩位看似如此,因為他們帶上車的啤酒比食物還多,而且酒瓶不離手!他們遞了一瓶給我,我們把門關上(包廂禁止喝酒,所以不想被服務員逮到),在包廂內把酒五四三。(溫馨提醒:喝酒過量,危害健康喔!)

在烏蘭巴托聽一名室友說中蒙列車上吃飯價錢很親民,所以揪了兩位剛認識的朋友到餐車去吃午餐。餐牌上只有分早、午、晚每個時段各一樣套餐可點,沒有其它選擇。一頓味道不怎麼樣的 set lunch 竟要價23美金!(感覺被坑了,說好的便宜午餐呢?)心想那位室友坐的應該是平民列車吧!這班車看樣子都是做遊客生意的。

14:47 停靠位於東戈壁(Eastern Gobi)的賽音山達(Sainshand,蒙古語:Сайншанд),乍看之下這座城鎮猶如電影裡的“死城”場景

在賽音山達車站停留30分鐘

波蘭友先行下車,我本想換了衣服隨後與他倆在月台會合,不料尋遍車站各處都不見兩人踪影,等到就要開車前一刻,兩人才趕緊衝上車。原來他們剛才在半小時內已在鎮上逛了一圈,而且還添購了啤酒,效率實在驚人!克里斯分享了他們這次鐵路旅行攻略:早上到達一座城市,先把背包寄放在車站,然後在該地一日遊,傍晚再搭夜班車去下一座城市,只會偶爾在某城市留宿一兩晚。這樣的"快閃遊"雖然縮短了行程天數,也能夠走訪沿途更多城鎮,但幾乎每天都在趕路,並且好多天沒得洗澡(火車上沒有淋浴間)和洗衣服。

18:50 抵達蒙古邊境扎門烏德(Zamyn-Üüd,蒙古語:Замын-Үүд),停靠將近2小時以辦理離境手續

21:00 列車駛入中國邊境,位於內蒙(Inner Mongolia)的二連車站(Erenhot)。這裡的"劇情"跟之前幾次過境有點出入,全體乘客得拿著行李下車,走到入境處排隊辦理入境手續

排隊輪到我時,櫃台的官員檢查了我的護照很久,然後呼喚在那兒巡視的長官過來。官員把護照給長官看了一下,問道:"這個你要處理嗎?"(蛤,"處理"是什麼意思?!)該名長官拿著我的護照,把我帶到一個房間裡去。然後叫了另一位官員進來搜我的行李,問我做什麼職業、來這裡的目的,而且更仔細查看了我手機裡的照片。(整個車站只有我一個乘客有如此"特別待遇"噢!我樣子像可疑人物嗎?)

搜查盤問完畢後,我依指示在房外等候。從剛才下車到現在,已忘記過了多久,只覺得這段時間很難過,開始擔心來中國參觀第一個"景點"會否是這裡的扣留所。。。有驚無險,長官最終還是放我過關(捏了把冷汗)。雖然這意想不到的小插曲讓我不安,但整個查問過程中幾位官員態度都很好。

中國和俄蒙的鐵路軌距有所不同,火車必須在此站更換底盤才可繼續行駛。這是耗時的工程,我們的班車要到凌晨兩點才開車,在這段時間乘客不得離開候車大廳。之前閱讀過其他旅人的遊記後,滿心期待可以一睹更換底盤這獨特的工程,可是卻事與願違,有點失望。

即便如此,乘客可向候車廳門口的看守人員索取"通行證"外出到對面的便利店買東西,看守門口的小哥還以溫柔的語氣叮囑乘客們不要出去太久,不然他會被罵。在兩國邊境不知不覺待了七個小時,簡直是累翻了!

早上醒來,窗外迎接我們的又是另一片風景,沿途的寧靜農村和連綿青山綠水映入眼簾。我們只不過是預覽了中國大自然風光的"冰山一角",沃爾切就已為之驚嘆地說:"中國太美了!我一定會再來。。。",我完全同意他所說的。

14:35 抵達北京車站,為這趟鐵路之旅劃上圓滿句號

超過一萬公里的鐵路里程,橫跨兩洲三國,穿梭六個國際時區,一共度過187小時。漫漫長軌,令人難以忘懷的,不只是窗外風景,還有車廂內的美好時光。完成了這趟永往直前不回頭的火車旅行,問自己最後得到了什麼。 。 。或許,那所謂的“什麼”並不在終點,而是一直在路上。

~~~全文完~~~ The end

https://miilook.com/goh/5085/

精選文章 R E C O M M E N D E D

與迷路合作 M I I L O O K' S S P O N S O R

合作提案.聯絡迷路


您可以透過以下連絡表單聯繫迷路,或直接email至[email protected]

    姓名:
    電話:
    email:
    網站:
    詢問主旨:
    詢問內容:

    地圖找文

    熱門標籤

    CLOSE

    合作提案.聯絡我們

    © 2019 MII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