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MIILOOK


比利時|小鎮的小故事 (上)

09/JAN. 2020
1406
R0013847

比利時根特雷耶河的岸邊美景

比利時布魯塞爾北站站中央川堂人潮雖然多,但卻沒有給我活潑的印象,建築結構都以中規中矩的暗色系為主,列車外表幾乎都是塗鴉,月台也灰灰舊舊的,在販賣機旁還有一位鬍鬚又長又髒的男子不停對路過的旅客叫罵,讓我有些不太舒服。在這裡我要換車到小鎮奧德納爾德(Oudenaarde),離布魯塞爾大約一個小時的車程,買高鐵票就送一趟單程比利時境內的普通鐵路搭乘,等於是從荷蘭過來的人,可以轉車到比利時任何一個地方去,挺有趣的設計,可是我坐到各站停的慢車,所以拖了將近兩小時才到,事先用簡訊知會表姐。沒問題我會在車站出口等你,她這樣回答。

R0014263

布魯塞爾北站

我和已經在比利時定居生活的表姐蘇珊並不算熟,大概就是那種每年過年回鄉下就會碰面一次的程度,小孩子們玩鞭炮撲克牌,大人們打麻將,我們甚至有沒有交談過都不曉得,透過還住在台灣的二姑連絡到他們,歡迎來玩久住也沒關係,表姐的大方讓我鬆了口氣,她高中唸到一半就飛去加拿大留學,因此認識了家鄉在比利時的未來丈夫Fred,兩人結婚至今八年,有一個四歲的小女兒瑪雅,其他我就都不太清楚,實際碰面聊過後,我發覺表姐除了原本台灣人就有的親切個性外,隱隱透出一種理性,也許是長期接觸西方文化的關係,與他們相處時常能學習到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藝術。以台灣人來說,來者是客,通常會想盡辦法滿足甚至超越對方的期待,希望獲得對方的認同或誇讚,雖然是真的很有人情味,不過另一方面來說卻有些太雞婆的感覺。

R0013634

在比利時吃飯不免要喝杯啤酒

第一眼看見他們家就相當有好感,就像童話故事書的插圖,兩層樓建築用籬芭與隔壁的屋子作區隔,三角屋頂,灰色石牆,格子木窗,簡單漂亮的前後院,門旁的牆上掛著主人與女主人的姓名木牌,進門就敲響舒服的鈴鐺聲,屋裡設置算是歐洲式的大方,進門看見衣物間以及左方放置腳踏車雜物的儲藏室,右方進門後就是L型相連的客廳餐廳以及廚房,樓上三房共用一間衛浴,需要照明的地方也只是從天方板懸吊著一顆燈炮而已,整套櫥櫃都是從IKEA買來自己裝,傢俱沙發也都是IKEA的簡單基本款,沒有過多的累贅裝飾,窗戶倒是很多,光線照射進來後成為最美的裝飾。

「因為便宜而且歐洲人都很喜歡自己動手裝修房子,隔壁那棟光是自己動手裝屋頂就弄了半年,我們這邊前前後後自己弄了一年,到去年年中才搬進來的,有點簡陋,請你別介意啊。」蘇珊請我稍坐一下,她來準備晚餐,在冰箱裡找出食材來讓我作選擇。

「是要炸魚片還是煎肉排?還是飯,炒個黃麵?」她仔細的問我。我有點驚訝,不過後來我才知道這是西方人的個性。

「無所謂我都吃,但如果有湯的話就很感謝了。」待在荷蘭的一週都沒辦法好好喝個湯,從小就喜歡喝熱湯的我饞到不行。

「有,我會煮湯,這邊有洋蔥湯和蔬菜湯,你要哪一種?」蘇珊又習慣的問我一次。我喜歡蔬菜。

「這邊的房子很貴嗎?」我有點好奇。

「土地加上建物的話,以兩個人來負擔的話還過的去,畢竟是小鎮啊,大約……」

表姐說出的價格可能在台北市郊都還買不起一層樓,又是另一項我相當吃驚的事。

「所以妳也有負擔一部份?」

「一人一半啊,這裡要結婚的夫婦買房有法律契約,雙方都必須有負擔房價一半以上的財力或存款證明,共同負擔才能買房。這裡不流行都給男方出錢,因為女方同樣有能力賺錢,夫妻的財產分的很清楚,結婚也沒有什麼嫁妝聘金之類的,簡單多了。」

「這可跟台灣完全不同啊。」我嘆口氣。

「我也覺得台灣男生有點可憐,不過來到這裡卻苦了我呀。」蘇珊苦笑。不過就算是這樣,我想她嫁來這裡一定很幸福,因為人在幸福的時候,眼神會充滿溫柔。

蘇珊開始動手料理的時候,落地窗外已是暮色,一行不知名的飛鳥緩緩劃過玫瑰色天空,四周被籬芭圍起的後院還沒有做整理,被翻動過的黃土就準備等春天來臨後植草,姪女Maya的玩具腳踏車就斜斜停在黃土中,閉上眼,任憑想像力徜徉,側耳傾聽,除了廚房的作業聲響外,安靜的能聽見風聲,就連空曠的風切聲都帶有幸福感。

R0014130

布魯日一隅

表姐夫下班回家後就先誠懇地跟我握了握手向我致謝,他託我帶台灣出產的KAVALAN威士忌,上次的品酒聚會大家打算盲測(矇眼試酒)來票選最佳威士忌,本來KAVALAN沒有在試酒名單裡,但表姐夫偷偷放進去讓大家試,沒想到這個小惡作劇讓這瓶沒沒無名台灣出產的KAVALAN摘下桂冠,成為票選最棒的威士忌。

「拆開眼罩時,大家都嚇到了,因為這名字連聽都沒聽過呀,後來我的一位同事還迷上了這款威士忌,每次都求去台灣玩的時候幫他帶,嘿嘿,太好了,明天我要假裝沒拿到酒,看Sam怎麼求我。」Fred說。

「你就愛開人家玩笑。」蘇珊笑著說。

表姐夫Fred戴著金邊眼鏡,身材槐梧,微胖,留著簡單的平頭,衣著完全沒有多餘的華麗,但也沒有西方人的冷漠感,開起玩笑還挺台式的,他讓我想起人一生都會有一個知己,胖胖的很愛開玩笑那種,但卻很誠懇。

基本上比利時人都要會講荷語與法語(北部荷語區,南部法語區,官方語言也是這兩種),蘇珊也學會了荷語,不過在家是以英文溝通,Fred在這小鎮附近的半導體公司擔任工程師,我說我也是工程師,不過命運相當不同。

「哇,是蔬菜湯,我有半年沒喝過妳煮的湯了。」

「你少來。」

Fred小聲的朝向我說。「只有你來才有喔,Susan平常都不煮給我喝。」

「是在說我的壞話嗎?」蘇珊擰了他的耳朵,我們都笑了。

「幸好我是在這邊生活,因為我不太會煮菜,你看這個煎魚片、炒高麗菜以及蔬菜湯,算是很豐盛了,我們平時都切個切達起士和蕃茄配法式麵包,最多再切個醃肉吃而已。除非什麼特別節日才會煮的很講究。」

R0013571

奧德納爾德

晚餐後我們談長長的話,天色到了九點才漸漸變暗,Fred從櫃子裡拿出The beatles的CD來放,轉開落地燈,客廳變得溫暖且安祥,蘇珊切了起士以及醃香腸,詢問我是要喝咖啡還是橘子汁,或者也可以選擇可樂,不看電視就只談天,他們把之前整理的旅遊資訊拿出來給我,大至上也是想讓我選擇看要去哪,他們能夠提供什麼協助,不近也不遠,讓我感覺窩心而且舒服,我說想要休息,這一週只去布魯日(Brugge)以及根特(Ghent)走走就好,其他時間想多寫寫東西,他們點點頭表示理解,並簡單的提出路線方案。大概達成協議後,我們開始聊一些歐洲的生活文化,從台灣職場環境生存過來的我簡直就像在聽天方夜譚。

歐洲人重視生活品質以及個人興趣,我表姐和表姐夫為例,每週工作四天,早八晚五,時間一到公司幾乎沒有人留下,下班後就是靜靜的品味生活。Fred喜歡聽音樂、閱讀小說,客廳的櫃子裡滿是小說與唱片,同事之間有人是業餘品酒師,是音樂收藏家,是西洋棋棋手,常常有聚會活動。西方的父母不管小孩,他們從來不過問他工作在歐洲還是在台灣、結婚要娶誰、房子買在哪裡之類的雜事,倆老住在一個靠海的小鎮裡,他們偶爾會把小女兒Maya送到那邊住幾天。

「想當初我結婚的時候也不想要繁文縟節,早上登記完,中午打電話回台灣跟我媽說,下午就拍婚紗照,只拍兩張,一大一小,隔天就繼續各自去上班。」蘇珊說。

「二姑應該氣死了吧。」

「差不多,哈哈。」

「每次回台灣,她媽媽就一直叫我們生兒子,真搞不懂台灣人,我們有簡單的工作,快樂的生活,還有一個這麼可愛的小女兒,我們很滿足了,為什麼還要再多一個兒子,我指的是,如果自然懷孕那沒話說,但為了生小孩而生實在說不過去呀。」Fred嘆口氣。

「這倒真是台灣的傳統,應該也是亞洲人的傳統。」我說。

「不過我還是要說,我們每年都還是很喜歡回去台灣,好風景,好食物,她媽媽也很喜歡Maya。」Fred解釋道。

「我記得你們都回去一個月左右,有這麼長的假嗎?」

「有啊,政府規定的暑假七月到八月是放一個月的假期,這是固定的,然後你還可以請一個月的假,這是渡假用的,老闆不能不准,政府會補七成薪,公司是三成,而且每年的薪水還要依照物價做調漲,當然,因為只漲不跌,所以好像考慮要將這項規定刪除,是不是?」蘇珊轉頭問Fred。

「好像是,最近歐洲經濟實在不太好呀。」

「再怎麼樣,對台灣來說都是夢幻般的故事。」我嘆氣。

「不過要在這邊工作也的確不容易,像我已經會英、荷語,在公司還是很難融入他們,他們每個人都會幾乎四種語言,這也是另一種不為人知的辛苦。還是有些岐視存在。」

洗完澡後,表姐和表姐夫在樓下靜靜的看一個小時新聞,電視音量幾乎低到聽不見,客廳只點著發出淡淡鵝黃光的立燈,新聞結束,他們聽著古典音樂喝著咖啡互相不曉得在談論什麼事,住宅區附近偶爾傳來幾聲鳥鳴,還有彷彿從很遙遠的國度傳來的狗吠聲,其餘什麼聲音也沒有,晚上九點,天空還呈現暗淡的藍色,這種色調又讓四周更為寂靜。

R0013709

根特

應該是貓頭鷹的聲音吧我猜,不,我能確定就是了,附近的山坡上是一大片針葉林,待在比利時這個小鎮房間裡,每晚我都幾乎能聽到那聲音,混合了木頭與湖面的聲音,自然而不會擾亂夜的平衡,很安靜的夜晚,側耳傾聽,模糊且微小像神秘童話般悠悠飄過來,我是個淺眠的人,不過如今我任由規律的音振流進耳朵裡,不再像個都市人如此在意睡眠品質,貓頭鷹似乎要告訴我什麼,牠會像《哈利波特》的嘿美特地銜著信封過來找誰嗎?如果是特地來找我呢?牠又想傳遞什麼訊息給我呢?

R0014215

這世界已經有太多未知了,在未知當中,人們想用虛構來創造能夠掌握的東西,不管是《哈利波特》或是《倫語》,處處都是封閉起來的世界存在於這個開放的世界中,並沒有對錯,「九又四分之三的月台」是虛構的,難道我也能說「父母在,不遠遊」是虛構的嗎?回不去了呀……我突然感覺到孤獨,也許今後都要自己堅持下去了,然而,我在這異地裡也做著異地的夢嗎?從夢的角落有聲音輕喚著我,像個小精靈似的想要把我帶到什麼地方去,嘿,你要帶我去哪裡呢?我這樣問他(也許是在夢中),可是什麼回答也沒有,我想起小說《1Q84》天吾和小護士在偏僻海邊公寓裡,他們一面聞著大麻膏,一面恍恍惚惚談著再生的事,天亮之前你要從這裡出去,趁著出口還沒被關閉,是什麼意思呢?咕咕咕咕……

睜開眼時,窗口穿進透藍的光線,又是一個新的早晨,只屬於我,只屬於孤獨,也屬於我的圓滿。

 

收錄於《我們都在旅途中》白象出版

 

https://miilook.com/kai/30746/

精選文章 R E C O M M E N D E D

與迷路合作 M I I L O O K' S S P O N S O R

合作提案.聯絡迷路


您可以透過以下連絡表單聯繫迷路,或直接email至service@miilook.com

姓名:
電話:
email:
網站:
詢問主旨:
詢問內容:

地圖找文

熱門標籤

CLOSE

合作提案.聯絡我們

© 2019 MII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