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MIILOOK


印度|藏人流亡記,離開西藏,後來我們怎麼了?

02/MAR. 2019
395

1959年,西藏最高宗教領袖達賴喇嘛尊者,為了躲避中共的追捕,逃難到印度,後來居於達蘭薩拉,從此達蘭薩拉成為人們口中的「小拉薩」,直到現在,還是有為數眾多的西藏人翻越喜馬拉雅山,到達心目中的自由之地——達蘭薩拉dharamśālā

這些是關於他們逃亡的故事。

達蘭薩拉在海拔兩千公尺的山上,氣候舒服

「我在小學五年級時,拿了媽媽給我要拿去學校繳的學費,交給帶路人,我就和當時的好朋友一起來到了印度達蘭薩拉。」

在我眼前的是一位上了年紀的僧人,他披著紅色僧服,手持念珠,他看著遠方的霧氣繚繞的山巒,若有所思地說著,「當時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們的神——達賴喇嘛尊者在這裡,所以我就來了。當時很興奮啊,見到尊者的那一刻,我不自覺地淚流滿面。」藏人第一次見到尊者內心的喜悅是無需言喻的,那幾乎是他們的救贖。

僧人繼續說著,「然而第二次這樣淚流滿面,是在四十年後見到了我媽媽…..」我們兩個一起繞著大昭寺順時針行走,他娓娓道出他那令人傷心的過往。

「難道你當時從西藏逃出來時,從沒想過不能再回去嗎?」我難以置信地問。

僧人搖搖頭,「我那時候還小,沒想太多,根本不知道走了就回不來了。直到前年,我媽媽來印度找我了,我們一見面就抱頭痛哭,我不斷道歉…….她後來才告訴我,我爸爸已經在幾年前過世了…….我只能一直哭一直哭,什麼也做不了…….」他嘆了一口氣,眼神像迴旋的黑洞,我看不盡裡頭的憂愁,我不知道能說些什麼,只是默默陪伴。

他是我在達蘭薩拉交到的第一位僧人朋友,然而當時的我並不知道,原來如此讓人心痛的故事,在這裏——達蘭薩拉dharamśālā,幾乎是人人經歷的過往。

達蘭薩拉的街上到處都是僧人

為什麼西藏人來到印度呢?他們為了要有更好的教育和宗教自由。

– 在西藏,一個禮拜只有一節藏語課,然而要讀懂藏傳佛教經典必須學藏語。

– 中共不允許他們在牆上掛上神——達賴喇嘛尊者的照片,近幾年還拆除一些藏傳佛教的寺廟。

– 早期西藏湧入大量漢人之後,漢人領導商業發展,經濟權掌握漢人手中,同工時藏人領的錢卻較少。(在博物館看到的資料,現今不明)

種種原因,讓西藏人願意花著大把鈔票又冒著生命危險越過喜馬拉雅山來到印度。

在達蘭薩拉家家戶戶都掛著尊者的照片,然而在西藏被禁止

博物館看到的資料,漢藏工資不同


「巴登」,他是我非常好的朋友,二十四歲,和我同年紀,卻有個和我完全不同的人生經歷。他是純藏人,爸媽都是拉薩人(西藏首府),十二歲時和隊伍一起花了三個月時間爬越喜馬拉雅山,途經尼泊爾,最後來到印度達蘭薩拉。

「前三四週我們都是晚上趕路,那時候最接近中共監視,如果被發現可能會直接被槍斃,或是帶回去監禁,後來才能在白天行走,當時我們每個人都背著三個月的糧食,不外乎就是水和餅乾,每天吃的都一樣。」巴登回想這段記憶,口氣泰然自若,就像在說別人家的故事一樣。

「但是到了尼泊爾我們就安全了,到了尼泊爾之,那裡的藏傳佛教寺廟會非常款待我們這些逃難藏民,供吃供住之外,還會給你一些路費,確保你安全到達印度達蘭薩拉。」這是每個流亡藏人必經的過程。

「但你當初怎麼會想到印度呢?」我好奇的問。

他笑了兩聲,「那時候我才十二歲,什麼都不知道,爸爸有天問我要不要出國時,我只是傻兮兮地覺得出國很酷,就答應了,沒有想過所謂出國竟是一去不復返,我永遠都沒辦法再回家,永遠沒辦法再見到我爸爸媽媽。」

在達蘭薩拉賣涼粉的西藏老人

昨晚我才和巴登又通過電話,很高興我們還是一樣無話不談,他告訴我,他和爸爸媽媽分開那天,他們抱著一起哭,哭了很久,他才被趕上了那樣在了三四十人的大貨車去,一起逃亡到了印度。

巴登,我最好的朋友,我們一樣大,在達蘭薩拉的日子我們幾乎天天生活在一起,但是他在和我說起這些故事時,我卻難以和現在認識的嘻嘻哈哈的他促和在一塊,那是多麼沉重的過往。

我問他「你不怕嗎?」

他只是簡短地說「有什麼好怕的?車上那麼多人,還有很多和我一樣年紀的,我們都作伴。」

我默不作聲,心底有點苦澀。

在達蘭薩拉大昭寺裡做法會的僧人

逃難到印度的藏人通常難以回國,尤其對於父母都居於拉薩的人更是如此,每年有三個月開放藏民到印度駐中國大使館申請回國,漢藏混血是最容易回家的,或是父母生活在雲南四川青海藏區的藏民比較容易一些,其餘大多數人申請書交上去就再也沒有得到回覆,巴登連續三年申請三次都沒有下文,等到都死心了。

「你會後悔來到印度嗎?」我小心翼翼地問。

「有時候還是會後悔,但是又能怎麼樣呢?」他苦笑了幾聲。

註:若是申請到回國許可,可以回去三個月(據說最近改成兩週,但還未證實),三個月到的那一天,你落在哪裡(印度或西藏)就是哪裡的人了,不能再改變。

大部份的流亡藏人一到印度會先到達薩拉,見到達賴喇嘛尊者之後,如果是大人,會被分配去學一門技藝,如果是十五歲以下的小孩,就會讓你到南印度的三大寺廟(色拉寺、甘丹寺、哲蚌寺,和拉薩的三大寺同名)學習。

轉經輪的西藏人們,這是他們每日必做之事


一個十七歲的妹妹「丹增」,我們在Tibet World認識,那是在達蘭薩拉一個學習語言的機構(負責人是藏人,他老婆是台灣人),他在十四歲時獨自一人來到達蘭薩拉,當時她躲在大貨車的隔層上,順利躲過邊境盤查。

「當時一個女生,你不怕嗎?」十四歲,是我才國二的年紀,我難以想像。

「我當時一心只想見到尊者,而且那個司機叔叔人很好,也是藏民,他很願意幫助我。」她一笑置之。

在達蘭薩拉居住的幾乎都是藏民,像這樣的故事比比皆是,當他們聽到我一個女生獨自在印度旅行時,常常稱讚我很勇敢,我總會笑著說「真正勇敢的是你們吧!」,這件事情我根本做不到,但我想,也許對他們而言,在經歷過這些之後,那就只是一個經歷了,只是為了到達另一個理想的必要途徑,已然無關勇不勇敢了。

雖然我還是難以想像,要是今天是我,我會如何選擇?

對身在台灣的我們來說,如此強烈的宗教信仰是不可思議的,他們視宗教如生命,為了追隨達賴喇嘛尊者、為了追尋宗教自由,甘願離家千里,只為一個心安的所在。

你知道嗎?

2008年北京奧運後,在2009年發生第一起藏人自焚事件,此後西藏境內外藏人自焚事件陸續增加,超過百人引火自焚,主要訴求中國重新正視西藏政策,也有些人在自焚前高喊「希望達賴喇嘛返回西藏」,他們的豪情壯志可見一般。(註:為了燃燒徹底,他們會先喝下一桶汽油進入身體,這樣點燃時才不會只有表皮燃燒。)

幾年前,中共想要拆除藏傳佛教位於四川省色達最重要的佛學教育中心—五明佛學院,當時也導致了幾十名僧人和尼姑集體上吊自殺抗議,其後聽聞只拆除了一小部分。

自焚身亡的名單照片,貼於在達蘭薩拉大昭寺門外

後來我還聽說了一件極為傷心卻又無法避免的事。

在翻越喜馬拉雅山時,常常就會有許多女孩子受了風寒,而影響到整個大隊行走的速度,在晚上時,帶頭的領隊就會和她發生性行為,為了讓她身體暖起來。

聽到的當下我難過的大口吸氣,「難道一定要這樣嗎?」我問。

「不然怎麼辦?在那樣的環境下,撐不下去就只能等死。」西藏朋友這麼回答我。

就是如此殘酷又現實,不然能怎麼辦?我心痛卻也無能為力啊。

經幡:藍白紅綠黃,意即藍天、白雲、紅日、綠地、黃土,被風吹過一次就象徵誦經一次

來談點輕鬆的吧,之前看到達賴喇嘛尊者的訪談,蒙古信奉的也是藏傳佛教,當時蒙古人喜歡喝威士忌等白酒,尊者說了「為什麼你們有傳統的馬奶酒不喝,而學習俄羅斯(因為是蒙古的鄰居)喝比較傷身的白酒呢?」

此話一出,沒想到蒙古人全體戒白酒,聽從他們的神——達賴喇嘛尊者的指示,重喝傳統的馬奶酒。雖然這聽起來是件有點好笑有趣的事情,但也可見達賴喇嘛在他們心中地位如此崇高,對藏傳佛教是如此虔誠。

達蘭薩拉小學的孩子們,是移居此地的第二代

達蘭薩拉小學的孩子們,是移居此地的第二代

達蘭薩拉小學的孩子們,是移居此地的第二代

西藏問題已經存在六十多年,在印度的藏民都已經有了第二代,他們什麼時候能回家?

也許這離你們太遙遠,如果想成國共戰爭就好懂多了!雖然背景因素不同,但當時國民黨老兵撤到台灣,就再也回不了故鄉了,見不到年老的父母、孩子、還有自己從小身長的土地,直到近四十年後才開放探親。

然而印度的藏民們呢?直到你看文章的現在,還有大批藏人冒著生命危險,正翻越喜馬拉雅山,只為了追求自由。

這些人還在想望,想望著回到他們世代居住的故鄉,想望著那些永遠只能在手機視訊螢幕上看見的親人,想一起吃一頓團圓飯。他們還在等著,等著回到家鄉後,他們能夠掛上自己的雪山獅子旗,等著能夠掛上達賴喇嘛微笑的照片。

紀錄片分享〖雪山上的謀殺〗

網路上的資料,也許還是有些立場上的偏頗,但也是一個思考面向,提供給大家

西藏國旗,雪山獅子旗

在某一間寺院裡看到台灣國旗

https://miilook.com/roann/9999/

精選文章 R E C O M M E N D E D

與迷路合作 M I I L O O K' S S P O N S O R

地圖找文

熱門標籤

CLOSE

合作提案.聯絡我們

© 2019 MII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