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講個不一樣的故事 — 格聶轉山行,20萬步的健行體驗

在規劃八月年假的時候,有許多想法在腦海裡走過。Camino De Santiago、轉山貢嘎、騎行新疆獨庫公路、徒步北疆、尼泊爾ABC… 後來其實心裡的答案很明顯,越少人的地方我越喜歡,於是格聶這條鮮少人知的路線便成為我的目的地。

記得上面是這麼寫的:” 說起四川的雪山,人們腦海中首先蹦出來的是『蜀山之王』貢嘎雪山、『蜀山之后』四姑娘山,很少人會想到格聶神山。是的,它太遙遠,仿佛遺世獨立一般。但這絲毫不減格聶神山的氣勢與威嚴,相反,它更加冷峻,更加孤傲,更加神秘。正是因為如此,它才吸引了我。“

格聶,是藏傳佛教24神山中的第13座女神。主峰海拔6,240公尺,是南康巴地區的最高峰,它的藏語名為呷瑪日巴,八條主溝冷龍、熱梯、喀麥隆、庫日、哈日、仲納、肖扎從格聶山區心臟處放射延展。

啟程的這天因為害怕塞車,領隊健狼希望我們早上五點集合出發,歷經13個小時的車程,我們一行八人終於抵達理塘。這是不是第一次走國道318我已經不記得了,但很難得看到在川西的路上有這麼多的自駕車、騎行者和徒步背包客。318很318,也很不318了。

隔天早上我們去康區最大、歷史最悠久的寺廟—理塘長青春科爾寺參觀。在那裏,當地人丁真為我們解釋著藏族人是怎麼磕長頭的、解釋著牆上壁畫的故事、還有寺內的種種。從去年入川以來就很喜歡去藏傳佛教的寺廟,因為那裡可以看見簡單的善良還有不求回報的信仰。

約十一點,我們出發前往喇嘛埡村,歷經一個半小時的車程,經過鐵匠山埡口,我們終於抵達此行徒步的起點—協作扎巴的家,是一個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藏式民居。在川西旅行了一年,每每和藏族人接觸,留下的印象只有美好,即使言語不通,還是竭盡所能的讓你有賓至如歸的感覺。

徒步第一天:喇嘛埡3,700m—拉則埡口4,060m—下則通村—乃干多村3,720m—虎皮壩,26公里,08:55~ 18:50 (手機紀錄28.9公里,走3,9601步)


這是我首次參加長線徒步,一直以為自己這次的裝備應該準備的很齊了,但第一天便嚐盡了苦頭。哥哥姊姊們背的都是有背負系統的小背包,只有我背著普通的背包,第一天又不確定什麼該帶、什麼不該帶,因而背了許多雜物在身上,這些徒步的知識只有在路上慢慢和領隊健狼還有哥哥姊姊們學習。

在事前準備的階段,心裡常常想著雨季來格聶徒步到底是不是明智的選擇,但也因為是這個季節,讓我們的旅程充滿驚喜。

早上九點啟程,在十點左右大家都翻上了第一個花海遍佈的拉則埡口。很喜歡同行宏哥寫的—“奮力一跳,跳出現實生活的束縛,跳入大自然的懷抱“。我想我們都是喜歡戶外多於城市的人,才能夠在這裏相聚。

順著草甸上的小路走,漸漸進入連接村莊間的公路。公路上的景色讓我有種身處電影裡西班牙朝聖之路的錯覺。

沿途格聶神山時不時的露出雪山頭,配上藍天白雲,我們走到了領隊健狼的秘密點—格聶之眼,這是一個小小的高山海子(或說沼澤地)—跑著繞了一圈,這是一個360度都能看見不同樣子的迷人湖泊。

協作扎巴說我們很幸運,他上次沒有看見格聶之眼,也沒有看見格聶神山露出頭來。而我們這天是一直看著格聶在徒步的。

這次協助我們完成的四大功臣是領隊健狼和三個藏族弟弟 — 扎巴、曲批格聶

領隊在一個團隊裡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以前參加過的短線團隊,也遇過完全沒有責任心,告訴我們就一條路,放任我們自己上山、下山的,住宿也沒有幫我們安排好。但這次遇到健狼真的是我們的福氣,一路上不管是帶隊的步調、觀察各個團員的身體狀況、還有一手的好廚藝,都讓我們能夠完全放心的享受整趟徒步。

三個藏族弟弟是用摩托幫我們駝大背包、帳篷、食物補給、桌椅等等物品的。經過一路上的相處真的會讓我們為他們的樂觀、善良、貼心、勤奮而感動。

今天的最後一段路,有些團員坐摩托走了,協作帶著宗老師、宏哥、峰哥和我一起走到今天的營地—虎皮壩,我們可能算是這團裡唯四沒坐過摩托,全程145公里都徒步的吧。

第一天徒步將近十個小時,翻了三個埡口,強度不小,但幸運的是天氣很棒。這天的營地是在一片草甸上,抵達的時候協作們已經把帳篷都搭好,領隊健狼也開始做晚餐,這一路上每天早晚餐都是健狼為我們準備的,很佩服他的是每天不管多虐、多累的路,他回到營地就開始打理我們的晚餐,而且超級好吃。

這是長大之後的第一次露營,一夜的雨讓我無法入眠。露營對我而言要克服的最大問題就是怎麼找上廁所的地方還有無處不在我最懼怕的毛毛蟲們,但到最後一天面對這些都不是障礙了。

徒步第二天:虎皮壩—舊冷古寺4,110m—新冷古寺—冷達3,820m—夯達營地3,910m,20公里,08:55~ 18:00 (手機紀錄20.7公里,走3,0322步)


在出發之前便知道今天肯定不好過。昨晚一夜的雨、沒睡飽加上攻略上顯示今天的強度比昨天還大。一路上一直下雨、雨停、下雨、雨停,雨衣反覆的穿脫,對我而言是超級崩潰的一天。

早上先走了3.5公里的上坡抵達舊冷古寺。沿途一直陰雨綿綿,協作格聶在前面領路,可能體力太好了不停歇的往前走。

在十點半的時候終於抵達舊冷古寺,一切的疲憊都在看見這隻超溫順、超撒嬌的神鹿後瞬間一掃而空。

第二批上山的團員還沒有到,協作格聶便要我們到寺裡喇嘛們休息的地方烤火。喇嘛們特別親切,最後還獻了哈達給我們,祝福我們格聶之行一路平安。

中午抵達新冷古寺,看到冷古寺的鎮寺之寶—格聶之心石、反轉海螺和母鹿角。覺得裡面最印象深刻的當屬格聶之心,是在格聶大山發現的石頭,表面準確的顯現出人體的內臟器官位置,連團員中的醫生葉子姐都覺得神奇。

在新冷古寺用完午餐,開始下午14公里的山路。一開始是無止盡的山路,連續翻了兩個埡口。山路我還是可以的,但之後橫切草原的時候,常常遇到草垛濕地,加上時下時停的雨,走到最後有點崩潰。

後來雨下得太大,雖然穿著雨衣但衣服都濕透了,領隊健狼立刻要我穿上抓絨衣,然後給了我他帶的預備雨衣,如果不是這樣我可能就失溫了,從許多小細節看健狼都是一個非常棒的領隊。

最後一段路起起伏伏,雖然只有20公里路,但因為一直在雨中行走,每個人都走的精疲力盡。

抵達今天的夯達營地,看見藏族協作們在冒雨為我們搭帳篷、打水、買啤酒(!),領隊健狼一到營地便開始做飯,很令人感動。

很虐的白天,很棒的夜晚。

徒步第三天:夯達營地3,910m—車木喇嘛4,070m—熱梯4,140m,13公里,9:40—14:00
(手機紀錄12.5公里,走17,289步)


晚上依舊雨不停歇,到第三天好像已經習慣濕漉漉的感覺,不管是帳篷、睡袋、鞋子都充滿了濕氣。營地是在山坡上,但三位藏族協作上上下下地為我們找柴火架設篝火,只是想讓我們濕透的鞋襪能夠稍微乾一些。怎麼能夠不喜歡這三位藏族弟弟呢。

今天可以選擇和領隊健狼走山路,或是按照原計劃沿著公路順著河流走。我選擇了原計劃,一是因為昨天走的崩潰,二是心理本來就準備好七天裡的這天是要輕鬆度過的。

一路上襯著藍天白雲,我們沿著公路走得輕鬆,是最悠閒的一天了。雖然途中過河時把早上好不容易烤乾的鞋又踩進水裡了,但沒關係,可以邊走邊曬襪子。

抵達熱梯營地的時候,我們還傻了一下,怎麼那麼快便到了呀。這個營地應該是我印象最深刻,也是最喜歡的營地。視野絕佳,在營地的背後就是格聶主峰,走幾步路就可以到達水源地。

這個下午欣賞了格聶山腳下弟弟和哥姐們的鍋莊,也趁著艷陽把衣服洗了。但高原的天氣真的是說變就變,後來又下起了雨,走山路的三個人卻一直處於失聯狀態,大家都很擔心,從早上出發已經八小時了他們還是沒有回來。幸好晚上六點多他們終於平安回來,原來是因為對講機掉了而失聯。

徒步第四天:熱梯4,140m—格木村, 25公里,08:10–17:20 (手機紀錄24.9公里,走3,7080步)


這幾天幾乎都是八點半出發的,但這天改成了八點,可想而知今天會是個比較艱難的一天。

在高原上我們晚餐的米飯和早上的粥都要倚賴高壓鍋,這天早上不知道為什麼高壓鍋爆了,但幸好旁邊沒有人,大家都平安無事,只是整個炊事帳裡充滿了黏黏的白米,打掃完後即刻出發。

一開始便是連續八公里的緩上坡,一路走了四個小時才到4,830公尺的埡口,雖然很累,但沿途風景真的令人覺得雖然身體在地獄,眼睛在天堂。

中午在埡口看見在放氂牛的兩個孩子書裡拿著英文課本,令我想起“酥油”這本書裡描述的放牛娃們,想讀書卻沒有機會,因為家人需要他們幫著家裡放牛或做其他的勞作,妄想著或許哪天我可以跟書裡的支教老師一樣,在草原上帶著孩子唸書。

下午一段急降坡之後,是七公里的公路。最後這段路幾乎是自己完成的,這是難得可以享受自己時光的時刻。我很喜歡這個團隊,在這個團隊裡一點也不會感到不自在,但我有時候需要一個人,來理清自己的心情,而這段路是一段很可以沈澱的時刻。

格木村是一個相對現代化的營地,有一點點的網路信號,還有小賣部可以補給。難得在遙遠的山裡還能買夠喝到啤酒,好幸福。

即使有手機信號,大家也放下手機享受遠方的感覺好棒,當被網路制約的時候,真的會失去很多當下。

徒步第五天:格木村—哈嘎營地4,210m,09:00–17:50 (手機紀錄25.7公里,走35,502步)


又是一夜的雨,我們冒雨前行。這天才發現,穿著花花綠綠的雨衣在高原上最怕遇見的是遷草場中的氂牛群,因為平時可愛的氂牛可能就這樣向著顏色豔麗的我們衝過來啊。

這天的雨一直持續到中午,在格木村莊間行走,遇見可愛的藏族小孩們,後來想想我的路餐有一半是給沿路遇見的孩子們。其中有一個女孩令我們特別感動,我們已經走離開遇見她的地方有一公里之遙的距離,才看見她冒雨提著一個熱水瓶跑過來,要給我們加上熱水,這對在雨中行走的我們是多大的溫暖。

今天的景色讓我有種身置新疆的感覺。

雨後的路增加了徒步的難度,我的腳兩次陷入泥濘的沼澤裡,但徒步到今天已經不管鞋是濕的還是乾的,就走吧。

今天的路不僅僅我們走得辛苦,協作們也很辛苦,摩托爆胎、煞車斷了,就因為沿途的路況真的糟到不行。

在快抵達營地的時候,看見格聶跑著去接走在團隊最後的隊員,這是每天他們都會做的事,陪著最後的隊員走回營地。但今天格聶因為心急,摔倒了胸口磕到石頭都沒說,還是跑去騎了摩托載隊員回營地,一直到我們發現他的不對勁,問了他才說,乖的令人心疼。

這天的哈嘎營地是藏民們採蟲草所留下的木屋,在木屋裡搭起帳篷,可能因為有遮蔽,可能因為很疲憊,這天是幾天以來睡得最好的一晚了。

徒步第六天:哈嘎營地4,210m—哈日營地,21公里 (手機紀錄22公里,走31,831步)


據領隊健狼說今天也是不輕鬆的一天,要翻越4,790公尺的埡口,下午還要涉水過河。

早晨的一開始是一連串的沼澤路,我最討厭的沼澤路。平時步速都可以走的快,但只要遇上沼澤路和草垛路,步速明顯下降許多,但也慢慢找到走這種路的方法,只要有石頭、有草皮就絕對不去踩泥路,這樣腳陷進泥裡的機會會少很多。

走在路上,看見的風景都不同,很多樣的地貌,每天都有不同的驚喜。沼澤路之後開始緩上坡,就這樣慢慢地爬上今天的最高點。

翻過埡口之後,出現了遊牧的帳篷,帳篷裡跑出許多孩子,這次買的一大包士力架沒有一個是自己吃的,都給孩子了。

這天我走得特別急,有一點點是期待著最後的過河。

但當我過了第一段小河後,看見協作很努力的往我這個方向跑,揮著手讓我不要動。他說他們會背所有人過河,不然大家的鞋和褲子都會濕透的。長大之後還沒有被背過,我心裡超糾結,後來和他僵持了許久,還是被他微帶怒氣的表情說服了。

謝謝你們,一路上的細心和照顧,我們都看在眼裏,念在心裡。

今晚的哈日營地在佈滿花叢的小河和溫泉邊,是徒步最後一個紮營的晚上。晚餐特別豐盛,因為領隊健狼說要把所有帶上來的食物都煮完不要浪費。

睡前的有著銀河的星空是我見過最美的,還伴隨著幾顆流星,但晚上睡得不好,也許是因為感傷。

徒步第七天:哈日營地—毛埡大草原,10公里,9:00—13:00 (手機紀錄10.8公里,走14,979步)


最後十公里,快到終點了,大家的腳步越發輕快。一路上都是緩上緩下的草地,偶爾伴著泥濘的沼澤,然後終於看見遠處丁真師傅的白色車。

這是第一次七天不能洗澡、六天露營、沒有網路訊號、全程走了145公里。格聶環C徒步圓滿、平安的在這邊劃下句點。

這是一段我第一次參加長線徒步,卻走到了領隊口中四川最虐的輕裝徒步路線,途中經歷了幾座4,500公尺以上的埡口、高原說變就變的天氣、各式各樣的沼澤地、草垛以及無止盡的絕望坡。

過程好辛苦,但身體在地獄、眼睛在天堂,還認識了一群好棒的哥哥姐姐們。這是一次說再見會鼻酸的旅程。

人生有些時候,過了某個特定的點,就再也回不去了!像走在格聶轉山的路上。我們在旅行裡的認識與再見,就是人生的加速版,真心期待和你們一起再走過。

You May Also Like